第18章

接下来的两个月,高个的没有给飘飘打电话,倒是那个胖男孩上网和她QQ聊过,接下来和老婆打过电话,飘飘的声线很甜脆,加上一些敏感的字眼容易使人下部涨起。

生过孩子的飘飘基本丰满起来,乳房大得让人爱不释手,先前操过她的朋友没一个不喜欢舔玩的,屄也长肥了,所以一些文学作品说女人的阴户生得像水蜜桃,我想绝对有道理。

她天生皮肤好,洁白且细腻,唯一遗憾的是有了生孩子后的小肚腩,我记得的是常被猛操的朋友冲击得小肚腩荡出波浪的情景,像薄而半透明面皮包着的细嫩虾仁肉馅的广东云吞的样子,在当时不由你不想来一口啜上去的冲动,所以熟女的“熟”字我感觉更多的是你抚摩她微微凸起的肚腩而得出的感觉,和骨感女人相比,自是床上更受用些。

老婆是个恋旧的人,和她有过身体接触的男人,她都或多或少都有些依恋,也许女人本质如此,不像男人更喜欢去寻找新的新鲜点;况且,每次我都尊重她的意见,她喜欢的、有感觉的,我们才接受。

飘飘问胖男孩的事情问得特别细,特别用心,家里怎样、爱好是什么、有没有女朋友……我问她何以如此?妻子说,最主要的是上次开过他的苞,老是对他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我忙不迭的接着追问下去,她被我问得急了,就嗲怒道:“去,你们男人不懂的。”

6月份,北京很热了,他是在一次和一个部队朋友的聚会中认识的,个子大概在180左右,长得倒是一般。对他感兴趣的原因是和他喝酒多了,一起上厕所,豁,那小子一掏出家伙,挂老长,我就想到飘飘了。唉,我这人有一个好,看见好男人就好比在外面看见好吃的,立马想带回来给老婆吃一样,三次五下,我们就认识了。

他和我说了不少部队的事情,但很核心的东西倒是不和我说,我也不问,只是觉得他还是满知道纪律性的东西,军人的本职他倒没忘记,于是好感又近了一层。说起我们换妻3P的事情,他一开始是不大相信,但是好像能懂得我说的话下面的意思是什么。这家伙别的本事没有,对女人方面很精明,对这些类事情总好像有一股特殊的敏感性,他也没像别人那样躲避我,我知道有门。

交往了几次后,我们就约了单独出来喝酒,在单独喝到第四次的时候,我把飘飘约在一起吃饭。他见了我妻子,一下子就盯过去,眼神也不是很避讳我,整个吃饭的晚上眼睛就在她身上、脸上扫来扫去,我想,你既然放得开,那我就更放得开。

饭饱酒足,我叫妻子又和他喝了几杯,我借故去卫生间,这一趟卫生间我去了足有半个小时,出卫生间后我就在大厅的拐角处抽了根烟,看着他们,他们没看见我。之间的气氛倒是很热闹,部队朋友的身子从他的一边已经靠近飘飘的一边,身子倒向她一端。

结帐走人,在门口打了个车,我装作随意的说:“你去我们家坐坐吧!”他看看我又看看老婆,不想飘飘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地就坐进后座了。他说比较晚了,不去了,我说:“没事啊,去聊聊天。你坐后面吧!”说着,我就把他塞进后座和飘飘一起,我打开前门坐副驾驶位上。

一路上,他们没说话,各人想着心事,但我知道,飘飘肯定知道我的想法,她又不是不知道我喊部队朋友去家里的目的,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准备着要发生的事情了。

下车后,飘飘在我身后,部队朋友在最后面,上楼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这节上,飘飘乘他不在意,用手死掐了我一下大腿,我痛得一回头,看她,她又圆睁着怒眼恨恨的瞪了我一记。呵呵,我心想,瞪吧,反正今晚你是跑不了了。

回到家飘飘就往卧室跑,说自己喝多了,我和部队朋友在客厅看电视。几分钟后我按捺不住欲望,朝同样沉默的部队朋友说:“你是不是喝多了?”部队朋友接腔说:“是喝了不少。”我说:“那去卧室睡一会吧!”他看着我,又看看卧室,歪笑着嘴说:“真的吗?”我说:“哎呀,你真啰嗦,哪像个军人啊?”

“你丫真是……”他无奈地笑,还学了句“京骂”:“大哥,我真去了?”我说:“你去吧,没事情,我在这里看会电视。”部队朋友站起来,朝卧室走了几步,在门口的时候指着卧室里面说:“哥,我真去了?”我没说话,头朝卧室里面扬扬,他没说什么了,一推虚掩的门,侧身进去了。

卧室的灯没开,他可能猛一进去没适应过来,听不见他脚步的动静。半分钟过后,可能是摸到了床沿,手探过去了,飘飘有声音发出:“嗯……嗯……”我知道他摸到了老婆。

一会,发出了两唇湿吻的细微声音,但只发出一点点就止住,可能中间的一人怕我听出,也不知道是谁在忌讳我在外面。呵呵,我想,发展还满快的啊!一剎那没了唇触的动静,却多了些飘飘微弱的阵阵呻吟声。

一会,飘飘的声音就开始大起来,床也微微的发出些响声,我猜不到他们现在到了什么地步,想悄悄溜过去看,但一想,算了,男女间就是那么回事。而且怕也许我这一进去,部队朋友被“惊”住,于是打住了想进去的念头,就看起电视来,只是根本没看进去多少,我下面倒是勃起来硬梆梆的了。

胡思乱想间,卧室门开了,部队朋友出来了,光着上身,黝黑结实,穿着裤子,皮带却是解开的,拉炼也拉开一半,轻声对我说去浴室洗个澡。我给他找了我洗澡的拖鞋,他于是换了,一双大脚穿进去倒也满合适。

这时候的他也少了些不好意思,当我面脱掉裤子顺势把长裤撂在沙发上,呵呵,露出短裤的时候,前面一个膨胀的帐篷顶在那里。这当口他好像有点觉得不妥,欠着身就进了浴室。

我马上窜进卧室,对床上的老婆说:“喜欢他吗?”

“不喜欢。”

“骗我,我看你满喜欢他的。”

“你都让他来了,还不是让你高兴,我不愿意,你不就不高兴了。”

晕啊,这个理由真是堂皇得很,敢情这样她都是为了我开心啊!这样想着,我亲了她一口,用手在她滚烫的脸上抚摩起来,再顺着她光裸着的滑溜皮肤一直摸到她大腿间,手指一探,全是湿滑的水水,我说:“你还说不喜欢他,不喜欢怎这么多水?”

飘飘没说话,用手又掐了我一下,不过没楼梯上的那个重,掐得我嘴一咧。她又想掐第二次,被我一躲,闪过。飘飘看着我,问:“怎么了?”

“没事儿。看看你。”我说。

“有病呀?”她有点脸红地笑着说。

“我有病,我真是病了!”我像是自言自语。

她看着我,然后凑过来轻吻我的嘴,我们吻得很细致、很轻柔,她一边吻着还不时地看我,接着离开我的嘴,拉开拉炼开始为我叼鸡巴。这时浴室的水声嘎然消失,我知道他洗完了,就亲了妻子一口,站起来出去,重新坐到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部队朋友出来了,身上都是水珠,结实的胸脯,短裤可能穿得很匆忙,湿了一半,那和长虫一般的家伙盘鼓在紧绷的内裤里,长相一般的他倒是透出青春男人很帅的朝气来。我朝他笑,他朝我做个鬼脸,哈哈,我一下子发现他很可爱,下意识就想到,老婆绝对会喜欢他的。

他只穿着短裤,叉着我的拖鞋进了卧室,这小子进的时候倒是没忘记把门又带上。本来不希望他关门,但这会,他这一顺手关上的门倒是让我对门里要发生的事情提起很大的好奇和刺激来。

我鸡巴积聚膨胀,幻想的因素占了绝大的一面,我的思维已经开始飞快的悬想起来,脑子里放映的情节,我想要比门里面发生的实际步骤要快了好多倍。有时候想象比实际更让你感觉刺激,闭上眼睛,你被一扇门关在外面的感受有很多时候倒是比直接看白花花的肉体战斗更让人浮想难忘。

里面的声音大起来,我知道部队朋友已经进去了飘飘的身体,床的声音停住一会,过些秒又大起来……又停住,又大起来……大概反复了几次,床摇动得越来越快,飘飘也叫得高声起来,转而又成了痉挛般的闷哼。部队朋友低沉的喉音终于迸发出来,交织在飘飘快乐的叫声中,床响声嘎然而止,只留下两人尽情宣泄过后急促的鼻息。

过了一会,部队朋友的声音:“他真是你老公吗?”妻子的声音:“他是我老公嘛,怎么会不是?”朋友声音:“我怕他不是你老公,这样就不好玩了。”

卧室的灯被调亮了,过了一会,部队朋友出来了,裸着身子,胸口还大大的起伏着,长长的鸡巴垂挂在胯下,乌黑乌黑的。我惊讶了,是在于年龄不大的他怎么长着这么个乌黑的家伙?他朝我笑笑,又轻轻的摇摇头好像很无奈的感觉,从我身边过去进了浴室,水响洗起澡来。

我又一次飞快地窜进卧室,妻子藏在被子下面,我一钻进去,她就抱着我很要命的亲着,我一摸她大腿间里,到处是漉漉的。被子上面一团大大的新裹着的卫生纸,一个湿保险套在里面,妻子把腿分开,我赶紧拿起床边的一团织物按在妻子阴门口,在灯光下,才看清是部队朋友刚才穿的黑色内裤。

我出去拿纸,部队朋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出来,他又笑,转身进了卧室,估计是找内裤了。果然,他出来时没穿,手里攥着一团黑布,说:“这不要了。”于是直接套上裤子,穿上衣服,坐到我边上。

我和他聊了一会,他看看表告辞走人,我送他下楼,路口打了一辆计程车,他在车边拉着我的手说:“真没想到啊!哥,要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不要埋怨,有啥事打我的电话吧!”

周一傍晚我回家,看到妻在忙忙碌碌地做饭,也没想什么。到晚上上了床,妻说:“今天下午那个胖男孩来了。”我听了精神一振,忙问发生什么没有,妻说没,坐了半天,说了好多亲热的话。我略感失望,问:“为什么不操呢?”妻说:“儿子不睡觉,男孩不敢。”

到了晚上,那个胖男孩给飘飘打电话,说很想来我们这里,但总归是想而不敢。妻让我和他说话,在他的拘谨中,我甚至于被他带动得都拘束起来,忘记说什么了,只是想起他好似问我:“大哥愿意吗?不反对吗?”我没多说什么,但很坚定很真诚的说:“她喜欢你!”

后来说好了一个周五他来我们这里,飘飘叫我别介入了,我不答应,我的兴趣全在于和别的男性一起分享老婆的身体。其实,我对别的男人操飘飘不是很在意,但对他们单独操屄却是很有吃醋的心理,那个自己独处一地却被另一个地方正发生的事情煎熬的心态才是我最受不了的感受。

周五胖男孩打电话来说学校有事,改在周六早上来。下午我们抱儿子回飘飘父母家,快两点回来,他来电话说在我家外边坐着,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在家。十分钟,他到了,挎包搁到桌子上,脱下外衣,眼睛盯着地面,很局促。我看见飘飘在盯着他,眼神火辣辣的。

聊着聊着,飘飘说:“咱都是朋友了,你得跟我叫大姐吧?”男孩急忙说:“好的,大姐。”她就说:“那我就不讲究了,我换身舒服的衣服。”过了一会儿,她穿了身短睡衣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跟男孩说话:“不管你多大了,在姐眼中还是当你是个孩子,那个事就算了,我们不会告诉别人的。你也要好好克制自己,努力学习,好好读书,正经做人,再找个女朋友。好女孩多的是……别来纠缠我了,知道吗?”

胖男孩微微皱着眉头,抬起困倦的眼睛疑惑地看着我,呆呆地坐着。这时,飘飘进了卧室,胖男孩低着头坐在那里,我扯扯他,指指卧室,他反应好像有点迟钝,我就拉起他,推着他的身子进了卧室,反身带上门,但我把自动锁舌顶在里面,门看似关上了,其实只是虚掩着。

我就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但声音没有放很大,可以听到一些卧室的声音。一阵的摩摩挲娑的声音,很细微,我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萤幕,脑袋里却在算想着他摸到妻子身体的哪个部份了。

过了一会,胖男孩叫起来了,我推开虚关的门,进了卧室。床上妻子光着身子蹲在床上,胖男孩下身赤裸四仰八叉地躺着,我觉得男孩的个子并不矮小,只是胖了一点,小腹微微鼓起。妻子用右手使劲撸着男孩的小鸡巴,他叫了一声。“痛吗?”她问,“痛。”男孩应了声。

妻子说:“包皮长了点……挺干净的,不过有一点味道。”她试着往下翻了翻包皮,鲜红的龟头就全露在外面了。妻子叼住他的龟头儿使劲地吸吮起来,只叼了一小会儿,男孩的鸡巴就楞楞的挺起来了。

胖男孩闭上眼,妻子的手使劲地来回撸动一下,看着差不多了,站起身,拿了块湿巾擦擦自己的阴部,转身去拿了一个避孕套,撕开包装戴在男孩的小鸡巴上,抬起身子,对准男孩的那里就将大白屁股压下去,位置很准。将鸡巴送进去的同时,用手抬起男孩两手就搂在了自己的腰上。

进入时男孩叫了一声,“一会儿就好,别紧张,放松。”她眼睛盯着男孩,背对着我,上下不断地套弄着男孩的阴茎……我脱光衣服上床,妻子抱着我的身子,将嘴含住我早已勃起的肉棒,屁股开始来回扭动起来,好像在研磨夹在屄内的鸡巴,说实话,男孩的样子突然显得有些可怜了。

男孩被妻子压得脸红气喘,我说:“你轻点。”妻子屁股抬了抬,将男孩的鸡巴抽出半截,男孩一口气没喘完,妻子腰向前一挺,将大白屁股再次压下去,比刚才还深,男孩又叫一声。

妻子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嘴里念叨着:“过瘾!真他妈的来劲,过瘾!过瘾!”她放开了我的鸡巴,用右手使劲地揉着自己的阴蒂,随后叫了一声,停止了运动,全身痉挛倒在了男孩的身上,慢慢地松软下来。我使劲撸着鸡巴,男孩眼睛盯着看我撸,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在男孩的注视下,我喷了出来。

男孩鸡巴被压得慢慢变软,掉出来了,妻子无奈之下从他身上下来,手口并用的给男孩叼,最后是在她的嘴里射了,她吃了。

他们洗完澡又进入卧室,已经快3点了,我在书房上网,他把书房门推开:“姐喊你。”我说:“我有一些文章要打,你先陪你大姐说说话。”他应着就回去卧室。过了十分钟,我进卧室,胖男孩脱光了趴在床上正把玩妻子的下身,飘飘大张着腿,屁股搁在两个迭起的大枕头上,看着胖男孩研究她的阴道口。

看我进来,她扬手搧了男孩一巴掌:“研究够了吗?”男孩有点不知所措。我上床,妻子朝里移了一下,我用手揉着她的阴道口,她开始叫唤了起来,混身的肉颤着扭动身子。嘴巴也半张着,不停地从嗓子眼挤出“嗯……嗯……”的声音。男孩开始亲她的乳头,她叫着:“你咬,轻轻咬。”男孩咬着乳头,一路亲下去,可要去舔她的阴道口的时候,她拦住了他。

男孩要妻子又帮他舔鸡巴,她笑着说:“嘴是用来吃饭的,不是操的,只有鸡巴插入阴道操才是性交。”我拖起妻子的身子躺在床边,自己下床,分开妻子双腿架在我肩上,驾轻就熟地将屁股一送,捅进她的阴道里,她哼哼着:“唉呦呦……唉呦呦……”

操的间隔中,她就对男孩说:“怎么样,看到了吗?就往这里插。等一会他出来了,你就照这样子捅,今天看你有没有本事自己操到射出来……”

(16)

干了一会儿,我的后腰一麻,精液猛喷,她死死地搂着我,好久我才她身上爬起来,这时候鸡巴早已因为疲软而退出了她的身体。那个胖男孩按住她,把鸡巴塞了进去,也没戴套就干上了,这样大概干了二十几下,快射的时候赶紧往外拔,可是还是射了点进去。

后来胖男孩的电话响了,是他妈妈,胖男孩冲我们摆了摆手,我听到妻子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胖男孩准备要走,妻子穿好衣服,我对胖男孩说:“亲一下吧!”胖男孩抱住妻子,亲她的脸庞、摸她的乳房,我把妻子的手拉到他裤门上捏摸他的鸡巴。

晚上要到她父母家,妻子冷冷的自语道:“我妈哪里知道啊,她闺女才这样玩完就去她家吃饭了……”我边开车边问:“这次觉得爽吗?”妻子轻轻答了一声:“还可以。”我试探着提议:“以后有机会,4P的好吗?愿不愿意啊?”妻子听完后想了一会儿,看着我说:“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你明白吗?”我不知该如何表达。“你后悔吗?”我问,这是个我一直怀疑的问题,妻子没理我。

晚上,我几乎一夜未眠,她一直躺在我的臂膀里睡着,她睡得很沉。我想着我的人生、事业,想着我们夫妻群交游戏这些年日日夜夜,我对自己发誓,除非飘飘厌倦了这种生活,否则我会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11,786 total views,  44 views today

Author: admin

Category:

小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