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当时我让她表演给我看,飘飘站在房中间,光着屁股握着洗干净的假鸡巴住屄里捅,一边捅一边乐,好不容易捅进去,一开开关,鸡巴一动又掉出来了。

我过去帮她,她把那东西一扔,直接来掏我的裤裆,我连忙按住说:“我用手抠吧!”她点点头。我让她坐在桌边分开大腿,白嫩下腹上很稀疏的散布着一些卷卷的短毛,摸上去微微有些扎手,我用手指抠进去开始抽动,这时我真羡慕矛盾那手绝活儿。

抠了一会儿,屄里面的水开始多起来,粘糊糊、湿哒哒的,但手指也酸得不行,我咬了咬牙,心想看来只有上嘴了。我一般很少给飘飘舔屄,尤其是带她玩群交后,给她亲屄的时候就更少了,总觉得那地方刚被别人的鸡巴捅过,流着白浆,就算擦过了也觉得很恶心,拿鸡巴就着别人们白浆子继续操她很过瘾,但要去舔就下不了口。

想着她的屄也就被医生刚操过一次,就舔舔她吧!我拉过椅子来坐下,用双手按住她两条圆滚滚的大腿掰开来用嘴凑上去闻了闻,没什么怪味,抬头看她,她也在呆呆盯的着我这边。我一探头,嘴就贴上她的阴唇,只听她“妈呀!”一声叫,头用力向后一仰,丰满的小肚皮向上一挺,我就觉得嘴唇一下就湿了,伸舌头一舔,有点湦。

我开始一下接一下由下而上地啃着她的小屄,她的骚水弄得我满脸都粘糊糊的。飘飘很久没被我这么舔过了,有点受不了,刚开始还能坐着,到后来整个身子向后倒下躺倒在桌上,把桌面上的工具碰倒了一地。

我忍不住站起来抓着她的胯骨把她拖下桌,她腿软得差一点坐在地上,我托起她肉墩墩的身子翻转过去,按下头撅起臀,摆出一个从后面干她的架势,正想脱下裤子,猛然想到要这么一操,下面的戏就演不下去了,盯着她粉白滚园的大屁股,咽下口吐沫。

飘飘撅在那儿,自己双手向后掰开自己的屁股,等着后面的鸡巴,见半天没动静,正要回头,我一抬手给她屁股一巴掌:“别动!”她乖乖的趴回去。我低头又看了看她的屁眼,想好事做到底吧,就又坐下揉面一样揉着这两个巨大的屁股,掰开那两半雪白细腻的肉驼子,露出暗紫色的小屁眼,舌头先在两边啃舔了几下,然后开始猛舔她的屁眼。

飘飘一下就疯了,“妈呀、妈呀”的叫个不停,双手向左右伸展想抓住些什么,可桌面上没什么可抓的,她只好凭空抓挠着,像一个掉进水中的乌龟,两条大腿哆嗦着直往下垂,口中的叫唤都带着哭腔了。

我的舌尖一点,她的屁股上的肥肉就一哆嗦,嘴里也跟着一哼唧,我的舌尖就像手指扣击琴键一样顶着她的屁眼。我一停下,她的屁股还不自觉地向上怂动来找我的舌头。

后来我干脆将整个脸埋进她的两片屁股蛋里,一根舌头在她的屄和屁眼间上下又吸又啃,她的叫声都不成调了,我根本听不清她念叨什么,到最后她干脆就喊了起来:“妈呀,求你别弄了……受不了呀!你是我亲爹啊,你要弄死我呀?妈呀……”

一会叫声变成了抽泣,我直起头来,拉起她的头发,她回头看我,眼角都挂着泪,我竟然把她给舔哭了!她这个状态让我很有成就感。于是埋下头更猛烈地舔她,舌头狠狠地顶进去,实实在在的撞击着她的屁眼,接连几十下。

突然我感觉到一股热流浇灌在我的下巴上,吓得我往后一缩,我低头一看,一股水流溅湿了我的前胸。飘飘缩在桌子上,头也垂了下去。

正在这时我听到门边的暖气管有“乒乒”的响声,我一惊,光顾玩了,这种喊声楼上搂下什么人都听得见了,我跳起身扔下桌上的飘飘,开门冲进孩子的房中,听了听没动静,靠近摸到儿子,儿子睡得正香,大概白天玩得太累了。

我悄悄退出来,关上门,心里埋怨着自己,想着那屋桌上还搁着他妈呢,就回了书屋。昏暗的灯光下,飘飘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地撅在那儿,跟死了一样,我叫了她一声,没回音,我绕到前面低头看她,脸趴在一本书上,闭着双眼,嘴唇一张一合像睡着了,长长的一条口水从嘴角流出,我拍了拍她脸,她把脸扭向另一边,舒服的摊开,死鱼一般的趴在桌上,眯缝着眼睛,还是一声不响。

我抬手拍拍她的屁股,她微微扭动两下,又不动了。我急了,将手又放到她的屁股间,刚一碰到屁眼,她就像被电了似的抖了一下:“别……求你了。”我上去伏在桌上侧头看她,她也眯着眼看我小声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疯了?那是人拉屎的地方,你不嫌脏呀?”

我说:“就想着让你怎么着高兴了,顾不得别的了。”飘飘动了情,满脸是汗,浑身哆嗦,脸红红的伸出一只手摸我的脸:“傻孩子,爱死你了。舒服死了啊!从来没有她妈这么舒服过!”

我心里得意,嘴上却说:“我这儿下面不行了,上面还凑合吧?”飘飘没等我说完就扑上来,一把抱住我,在我的脸上嘴上疯狂地吸吮。我挣扎着说:“我这儿刚舔完你屁眼儿,你不嫌味儿呀?”飘飘没有停下,还说:“你都不嫌,我干吗嫌啊?这辈子能跟你在一块儿,值了,真值了……”

我推开她的脸说:“还想找别人吗?”她摆头,我说:“要是我帮你找了,你干吗?”她问道:“一块干吗?”我说:“是,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她笑了:“那我干。对了,还有上面一个,下面一个。嘻嘻……”

我说:“你最想让我和谁那样干你?快说……”说着,我的一个手指已经抠进她的屁眼,使劲一提屁股。飘飘痛得“啊”的一声:“轻点!我说,我说……想让大哥一起干,他插屁眼儿你操屄,鼻子眼儿、耳朵眼儿,我身上的窟窿眼儿都让你俩捅,往死里捅!”

我把手指又向里顶进一节说:“为什么屁眼让给他?”她哼唧唧的说:“他比你的细呗!行了,再往里就捅着屎了……”我的指尖还碰到一块硬东西,我停住手继续说:“明儿就把他叫来吧?”没想她摇头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她把头埋进我胸前小声说:“你现在硬不了了,我不想让人干我,你在边上光看着,你是我老公,我不想让人瞧不起你,以为你是无能才找别人干我的,那样我受不了。亲爱的,咱们有病就治,治好了咱们就敞开了操,操到老!就算你好不了,我也一辈子守着你,我也够本了,别的女的几辈子玩的鸡巴加一起也没我的多,我知足了……”

说真的,那一刻我真感动了,多好的老婆呀!

没等我说,她又开口了:“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怕你生气。是这样的,那天我……”我准知道她会交待那天和医生操屄的事,飘飘绝对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她早晚得说,但现在不行,说了这戏就又不好玩了。

我反应极快的打断她:“那事我看见了。”她楞住了,我续说:“你半夜查我手机、回家闻我气味,你以为我不知道呀?是你让我去找她们试鸡巴的,你忘了?”

飘飘还没回过味来,我接着说:“算了,你也是为我好,我会当心的。”看她还在犹豫,我的手指又一抠,这下真的抠到她的屎了,她叫了声:“别往里抠了,再抠就拉出来了……”我抽出指头,她也直起身站到我面前挺着大奶子,双手掐着细腰看着我:“怎么样,给你啜出来吧?”

我逗她:“啜鸡巴吗?”她说:“废话!你说啜什么呀?”我举起抠她屁眼的那只手指伸到她眼前:“来,先啜这个吧!”她一闻,马上向后一退打开我的手,骂着:“你呀,真恶心,还不快洗去。今天你这是犯什么病,跟人家屁眼干上了。”说完笑着把我推出了书房。

 11,762 total views,  20 views today

Author: admin

Category:

小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