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矛盾并没有和那对夫妻玩过,只是聊天过,大概是感谢我把妻子单独借给他玩了一天吧。

那对夫妻比我们大,男人40,172左右吧,比较精神,我叫他郑哥。女人33,叫小雅,不知道是网名还是真名去了姓氏,保养的很不错,个子很矮,155cm,整体感觉比较瘦,但是胸巨大,真的是瘦胳膊瘦腿小细腰加上一个大乳房,比我妻子胸还大。其实要是按比例来说,有些失衡了,影响了整体的顺滑感,不过那么丰满一个胸,还是很吸引眼球的,腰腿比例也不错,虽然矮,但是不觉得腿短,唯一感觉不好的,是脸有些长了,颧骨也有些高。

我和郑哥聊了几次,郑哥南方人,打字有时候都是繁体的,挺逗。相互看了照片,很快就确定了见面活动一次。地点是阜成门那边的一个酒店,郑哥定的。

比较遗憾的是我和郑哥的聊天记录和我那台古董笔记本一起丢掉了,有我和郑哥细细回味我们4人一共2次活动的很多细节。我很喜欢事后和当事人细细的聊过程,所以之前写的,都可以查看当时的聊天记录一一复原,所以这次不可能像之前和矛盾,海归,黑夜那几次写的那么生动细致了,记着多少写多少。

当时是07年6月份,北京很热了。我们是在房间里见得面,4个人坐在床上和沙发上聊了一会,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不过却知道郑哥是娱乐圈的人,给很多2,3线明星当助理,他讲了很多娱乐圈的内幕,呵呵,很多都不记得了,有印象的是赵薇,说赵薇是很洁身自爱的艺人,像之前穿日本军旗事件,被泼粪事件什么的,都是因为她不答应一些过分的条件(现在叫潜规则),得罪了一些名人,才被算计。是少有的靠自己努力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明星。还有范冰冰,那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哪个导演没睡过她?还说了徐静蕾,也是个大骚货,喜欢作家。今天是王朔的女人,明天是石康的女人,后天是韩寒的女人,大后天又成了石康的女人,等等知名的作家,她是转着圈的当人家女朋友。

我的妻子和小雅都穿的很少,低胸,都是半个乳房露在外面,而且两个人都很白,笑起来胸脯一颤一颤的,我和郑哥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们的胸。我妻子去上厕所,郑哥看了我一眼,就跟进去了,我和小雅有点尴尬,我这个群交老手竟然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玩交换。一会厕所里就传出飘飘的呻吟声。我坐到小雅身边抱着她,问她是不是第一次玩群交,她说不告诉我,呵呵,女人基本都会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好,就抓住她的乳房开始揉,她很快就入戏了,用手摸我的下体,感觉也是老手。

我还没插进去,裤子都没脱的时候,郑哥和飘飘就出来了,我妻子被郑哥把乳房掏出来放在了衣服外面,短裙也在腰上。郑哥把我妻子放在床上,当着我和小雅的面就开始吃我妻子的乳房,还说和小雅的一样好吃,我也把小雅放在床上,我和郑哥并排的操着对方的女人,郑哥很熟练,还和我说着小雅怎么操舒服,我也告诉他我妻子喜欢在上面,后来就换了女上位的姿势,还是我们在一张床上一起做爱,妻子还和我接吻,两个女人乳房都很丰满,上下舞动,小雅在我上面的时候,还会自己抓自己的胸部,感觉很野性。我记得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花哨,我射了小雅2次,郑哥应该射了我妻子一次,我发现我只要看到飘飘被操,就能硬,呵呵。

郑哥不出意外的对我妻子大加赞赏,说我妻子很听话,很好操,少妇的感觉,良家的感觉,他说他就喜欢玩别人老婆,刺激。我说小雅也很不错,胸和屁股不输给我妻子。郑哥说小雅感觉太职业了,有时候不知道是真是假,不像我妻子,每次呻吟,都是被他肉棍插出来的真实感受。

我也问了郑哥我一直怀疑的地方,就是他们是不是真的夫妻。郑哥也很诚实的告诉我不是,他们就是以夫妻名义玩,小雅是他情人,而且,小雅也是刚和一个明星分手才和他混在一起的,说小雅就是傍男星,也多是3线或者4线的明星,但是就算很不出名,只要有地方去唱唱歌,就会比一般人有钱,娱乐圈就这样,小雅跟的都是这样的,她姿色不错,很好找,人家也就是图个有地方发泄。写到这里,又想起个事情,就是很多单男找情人冒充夫妻,其实要是和真正的夫妻玩,一接触,就可以看出来,夫妻之间的感觉,不是情人或者炮友临时凑一起就能有的,不是夫妻,很难装的像。

之后我们又玩了一次,这次还有矛盾,所以可以仔细的介绍一下。

我们和郑哥他们玩完以后,矛盾多次问到我们玩的情况,我也就给他简单说了一下,后来矛盾弄了个临时会话的群,我和他还有郑哥,我们三个聊了聊,矛盾和郑哥讨论我妻子怎么操才过瘾,看得我手淫了好几次。矛盾说我妻子嘴上功夫很厉害,郑哥就很遗憾,说那次没有好好体会,就顾着操了,矛盾说那还不正常,那么骚的一个骚货一开始肯定猛操,先过过瘾啊。郑哥问矛盾操过我妻子几次,矛盾说我很大方,喜欢看自己老婆被操,老找他操,很多次了,我老婆也很喜欢被他操,每次都能喷水,身上的洞他都玩过了。我想,郑哥一定也和我一样听的欲火焚身的,不住的说对,说像飘飘这样的人妻,就应该长期的玩,越熟悉越好玩,而且还要猛烈的操。矛盾也不停的应和着,说我妻子的乳房很不错,不仅大,形状还很好看,郑哥也赞同,说他们俩要是一人吃一个,那场面还不把我刺激死。矛盾还问郑哥操我妻子屁眼儿了没有,郑哥说没有,没来得及,矛盾说太遗憾了,飘飘的屁眼也很会夹人,有机会可以玩玩,还问郑哥想不想看飘飘喷水,郑哥说很想,然后就问我,能不能一起来一次,他带上小雅,我们5个聚一次,说实话,我被他们说的很亢奋了,想象着自己的妻子同时被两个男人干的场面,郑哥添乳房,矛盾添阴道,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一定刺激。我马上就同意了,矛盾和郑哥都很兴奋,矛盾说要先把飘飘弄喷水了给郑哥看,郑哥说飘飘这样的人妻被单男玩出喷水,肯定特别不好意思。矛盾说根本没有不好意思,说郑哥就玩过飘飘一次,还不了解她,说我妻子属于被干上了就完全投入的人,谁干她,她就是谁的女人,说的郑哥哈哈笑,对矛盾说小心我生气,我说没事,和矛盾熟悉了,他说话我能接受,而且,我对他们说,在网上,怎么刺激怎么聊,我都能接受,玩起来也是,可以想各种花样玩我妻子,但是不玩的时候,或者离开性话题的时候,还是要互相尊重。他们都说那是应该的。有了我的这种态度,他们更加说的刺激,郑哥说先喷水会不会飘飘就满足了不爱被他们操了?矛盾说不会的,那个骚货性需求很高,一次喷水绝对不够,有次喷了水被我们干了一通,我在干她,她还挺屁股配合我呢。郑哥还是大笑,表示他没玩过这么骚的少妇,之前玩过几个良家,都很腼腆,没有这样的。矛盾马上邀功,说要不是他,郑哥操不上这么有味道的女人,到时候要让他先干我妻子的屁眼儿,郑哥说不行,屁眼被干过不是很快就能恢复,就没有那么紧了,他要先干飘飘屁眼。我说不会的,我妻子后面我和矛盾也先后用过,感觉差别不大。矛盾说对,他老婆恢复快,适合做妓女,哈哈,可以连续接客。郑哥也笑,说我妻子要是做妓女了,那就是中国男人的福气,会有很多人玩到这么好的货色的。我说你们说的我都硬了,一想到我妻子被很多人玩过,那种下贱的感觉和是我合法妻子的身份冲突,我就会很兴奋。郑哥说他也硬着呢,还想干我妻子。我说我要先干屁眼,没你们的事儿,郑哥说不可以,到时候小雅是我的,我妻子是他和矛盾的公妻,我不能碰,只能看。矛盾马上应和,说那天飘飘就是他们的性玩具,他和郑哥要展示怎么双人玩飘飘给我看,其实还是为我服务,我还可以一边干小雅一边看。我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肉棍涨的难受。郑哥还说,我妻子从后面干感觉很刺激,我马上表示同意,说我妻子腰臀比例很大,那个曲线很动人。郑哥说不能扶着我妻子的腰,要扶我妻子胯和腰之间——腰最细的地方往下开始变宽又没有到胯那里。说我妻子那里肉很有质感,有两块很有弹性的肌肉,女人那里有肉很让男人爽,手感非常好,扶着舒服,从手心传来的感觉都刺激,是专门让男人从后面操时候扶着垫手用的,我妻子有,真是天生的做爱用的女人,好歹碰上我这么一个开明的老公,不然这么好的身体就一个人玩,太浪费了,这种货色就是应该大家一起玩的,老天爷就是这么安排的。说的我几乎射精。矛盾又连连说是,对,就要扶着那里才舒服,说飘飘就是上天安排给男人爽着用的。我敢打保票矛盾没注意过这个,他不是那么细腻的人。

后来妻子过来看,我马上就把她就地正法了,射的很快,呵呵。妻子说我们很坏,拿她意淫,还说的那么难听,我说女人被男人意淫可是这个女人的好事,说明她太吸引人了,你见过有意淫芙蓉姐姐的吗?没有吧。妻子按着我的脑门让我一边贫去,晚上又是我和飘飘脱光了抱在一起一边聊着天一边睡着的。

写到这里,又想起一个事情,就是很多男人在对自己女人发泄完了以后,都会马上睡觉或者和变了一个人似的,连抱抱的兴趣都懒得有,这点是很让女人难受的,我的妻子比较开放,和我说过这个事情,她说人家专家说了,性前嬉和性后嬉对女人一样重要,男人往往能注意到性前戏的作用,而忽略了性后戏的重要性,女人在做爱完了以后,也是需要安慰的,不用说太多的话,就是抱一抱,都很让女人欣慰,感觉心里很踏实,而不是希望面对自己男人的后背。妻子这段话我很重视,我之前和飘飘单独做完,也会失去说“我爱你”,或者去摸摸她头发,抱抱她的身体的兴趣,看来还真是很自私的。我很听话的去注意这个“性后戏”,飘飘很受用,说大大加强了她对我的依赖感,思想上觉得安全,真的比做爱的时候说很多我爱你要管用,我想到飘飘说过喜欢和别人做爱完了以后,和我抱着做爱,大概也是同一个道理,女人毕竟是女人,像我妻子这么淫荡的少妇,疯狂完了,也是要找寻一丝慰藉,或者,玩这个的女人,更需要这样的慰藉,别人给不了,只能自己的老公给,要是你老给不了自己妻子这个感觉,等她在别人那里找感觉的时候就晚了,各位夫妻中的老公应该注意,不管你们玩不玩3P群交,这个都适用。

矛盾给我介绍郑哥他们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有一天会有矛盾加入,这很正常。

还有一点要说明的,就是小雅没有一开始介绍的那么大,小雅07年那会是23也不24来着,郑哥介绍的她是33,所以我一直认为她保养的不错。后来是小雅和我说的,她没那么大,是郑哥怕他俩年龄上不像夫妻给她加了几岁。

这次的地点是展览馆那边的中俊酒店,因为上次是郑哥掏的钱,这次我说我出费用,郑哥不肯,最后商量好我们俩一人一半。后来和几个这方面的朋友聊这次的经过,他们都说我亏了,郑哥的女人是露水情人,矛盾没有女人,而我的女人是自己正经的妻子。妻子就应该换别人妻子,或者至少要对方带个女人,3对也可以玩,矛盾连女人都没有,还让他参加?我对这样的观点比较不同意,不光是单男,很多夫妻中的老公也是这个想法,需要换别人的女人才行。或许是性格不同吧,我没有那种我必须不能吃亏的想法,我也没觉得我吃亏了,主要看我想要的是什么,我需要那种妻子被别人玩弄的快感,妻子呢,需要有人满足她身体的欲望,这些都可以做到了,对于谁出钱,对方带不带女人,我不是特别的计较。

有的男人是为了玩到新鲜的,别的女人才玩这个游戏的,这样的男人带的女人一般都不会是自己妻子,因为他们自己是不会付出的,只是要占别人的便宜。我这些话要是得罪一些人,不要骂我,呵呵,至少我接触的真的玩这个的夫妻,都接受或者曾经接受过单男的。郑哥也是这类男人,他喜欢不断能玩到新鲜的女人,不过他对别人还算不错,也不很抠门儿,和我没有冲突,反而他说的他最喜欢玩别人妻子的性格让我感觉刺激。

当时应该是07年8月份了,妻子还是和以前进行群交活动时候一样,好好的打扮了一番,似乎是有小雅的存在,感觉妻子更加仔细的装扮着身上的一点一滴,一路上,一直搀着我的手。我们打车过去的,路上堵车,再加上妻子打扮的时间过长,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在车上小声的在妻子耳边说一会就是两个男人的玩物了,妻子轻轻打着我的腿,说三个男人太多了,我也不问问她行不行,我说你连表示个犹豫都没有,那肯定就是行呗。妻子又打我。

是郑哥给我们开的门,再见到小雅的时候,她已经一丝不挂的被矛盾抱着,两人身上都出了不少的汗水。矛盾揉着小雅的胸和我们打招呼。郑哥吸着烟说我们来晚了,矛盾已经干过小雅一次了,他着急。呵呵,我能想得到矛盾猴急的样子。郑哥显然没有参加战团,只是里着浴巾,身上很干爽。我问郑哥怎么没一起啊,郑哥反问我觉不觉的欣赏别人做爱也是一种享受?我说有过这个感觉,郑哥看着我妻子,说你要是看着飘飘和我们做爱,不参与,也很刺激。我事后好好想了想,一直玩到现在,我有一爱好,就是先看着别人和我妻子做爱,仔细的看,感受视觉冲击带来的刺激,我这个喜好,就应该是郑哥给引出来的。

飘飘没有理他,她还是和矛盾更熟悉一些,挖苦了几句矛盾,然后矛盾放下小雅过来抱我妻子,飘飘说他一身汗让他去洗澡,矛盾进了厕所。郑哥问了问我妻子最近怎么样之类的话,就坐到我妻子那边去了,我也凑到小雅身边,小雅身上还有不少的汗,我问她累不累,她说累,说那个矛盾手很厉害,弄了她半天,我问她喷水了没有,小雅倒是小了起来,郑哥也哈哈笑,原来矛盾是要展示他的绝技来着,但是郑哥没有参与,矛盾自己分开小雅的双腿给她添,最后用手的时候,小雅太酸了,一脚把矛盾踢下床了。弄的矛盾很尴尬,说要听他的,不能动,要忍着那种酸的感觉,小雅说太酸了,不是他说忍就忍的住的,后来矛盾没有继续,直接干了小雅一次,呵呵。不过小雅说还是感觉很累,被他用手抠的。我抱着精光的小雅开始揉她的乳房,妻子不住的偷瞄我这边,不过马上她就被从厕所出来的矛盾挡住了,矛盾表示要给郑哥看看女人喷水,玩飘飘,说飘飘他肯定能给弄喷水了。我说那是你必杀技啊,每次都忘不了。郑哥对我说,今天让我看着他们弄飘飘,不是讲好了吗?让我来次更刺激的体验,让我做沙发上看着,不许插手,然后对小雅说,让她看住我,好好照顾我的肉棍。

郑哥年龄和经历都要比我们这些人强,似乎这次以他为主导了,我确实是没有体验过看着2个单男玩飘飘的那种场面,也很期待,我和小雅是在酒店房间里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郑哥和矛盾把我妻子抬到了卧室。

妻子叫着“讨厌,放开,救我”之类的话,很小的声音叫的,毕竟和这两个男人都有过肌肤之亲,她的叫嚷更像是调情。小雅握着我的肉棍,问我是不是心疼了?我说我心疼才会觉得刺激,小雅眼睛很大,看着我说我们这些男人真奇怪。

——事后和小雅聊天,她就说过不明白我们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把自己妻子拿出来给别人玩,我问她不喜欢这个多人做爱的方式吗?她说她现在一个人,玩玩无所谓,要是找个男人结婚了,那肯定不玩了,也不会接受老公带她一起玩,感觉这样做是不爱自己。我说你的性格,恐怕过了婚姻新鲜的部分,老公不带你玩,你也会自己找,她自己也同意,说没准会自己找,但是不会接受老公带着玩。我问她那你不觉这样是对你老公的背叛吗?或者你老公也找,你们俩各玩各的,对家庭很不好。小雅说她老公她她一定会看住了,而她要是偷人,绝对不会让老公知道的,不知道,不就没有影响了吗?我没有和小雅讲过多的理由去说明夫妻交友的性质和意义,还有结婚的责任,我觉得她没结婚肯定也说不明白,现在看来小雅的思想还比较幼稚,也比较自私。不是贬义的自私,就是一个人独惯了,还不知道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我还穿着裤子,小雅是从我文明扣里掏出的我的肉棒,用手套弄着,她靠在我身上,我和小雅接吻,想了一下她会不会给矛盾用嘴弄过肉棒,不过嘴里没有别的味道,舌头乱飞。屋里是我妻子嬉闹的声音,不知道被那两个怎么淫弄,我肉棍涨的厉害,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拉着小雅进了卧室。

妻子裙子已经被脱了,上身的衣服还没有被脱,完好的穿着,两个腿被矛盾分来,看的见矛盾的头在妻子阴部一下一下的动着,妻子靠在郑哥身上,一只手还握着郑哥的肉棍,郑哥一只手从妻子肩头绕到前面伸进衣服里面抓弄着乳房,带的外衣胸部那里突出了好大一块,还不停鼓动着。妻子眯着双眼呻吟着,看了我一眼,扭过头向郑哥索吻,郑哥当然不会不理妻子,两个舌头纠缠在一起,不知道是矛盾带来的刺激强,还是郑哥的舌头更好吃。我发现这样看着自己的妻子被2个男人3P,和自己参与的3P感觉真是不一样,完全旁观带来的视觉刺激更加强烈,有一句话叫: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只有跳出来观看全局,才能看清2男一女做爱的整体感觉。我记得英国的什么科学家说过,性里面,男人80% 是要靠视觉带来的刺激,20% 是触觉,味觉之类的别的感觉的刺激。

再加上3P中的这个女人是我的妻子,真的刺激的我大脑空白。

矛盾使劲把妻子的双腿往上压,飘飘那顺滑的小腿颤动着,郑哥想要脱掉妻子的衣服,飘飘也配合的抬起手让他脱掉上身的T恤和内衣,郑哥侧身让飘飘躺在了大腿上,同时青筋暴露的肉棒搭在了妻子脸上,妻子正被矛盾添的呜呜的呻吟,郑哥用手扶着自己的肉棒用龟头在妻子的嘴唇上蹭,飘飘嗯了一声,张嘴把郑哥的龟头含在了嘴里,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矛盾给妻子舔着阴部,妻子给郑哥吃着肉棒,三个精光的肉体巧妙的链接在了一起。郑哥很享受,妻子的嘴上功夫非常棒,这是之前就说过的。飘飘一只手环抱住郑哥的屁股,一只手将郑哥的阴囊和肉棒根部拿住,不停的揉动,嘴没有快速的套弄肉棒,只是使劲吸着郑哥的龟头,一般这样的时候,飘飘的舌头都会舔弄含在嘴里的龟头上的马眼,那是很刺激的感觉,郑哥的小腹不停的抖动,嘴里吐着气,不停的小声“哦”着,抬头对我说飘飘真是个小骚货,添的他很想射精,需要强忍着。妻子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吃弄着嘴里的肉棒,屁股也不时的挺动几下,那是矛盾舔弄她阴蒂带来的刺激,由于妻子下半身是平躺,而上半身是侧卧,腰部拧了一个角度,更显得纤细。

我坐在一边的凳子上,带上套,面对面的抱着小雅插入了她的身体,我几乎不敢动,感觉一动就要射精,小雅似乎知道我的感受,也可能是刚才让矛盾插的有些累,也没怎么剧烈的运动,抱着我的脖子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屁股小幅度的一下一下的挺动,我紧紧抱着小雅的腰和屁股,她的两个硕大的乳房软软的贴在我的胸口,毕竟小雅也是个小可儿人,刚才被矛盾干出的汗水和头发的香味不断刺激着我,让我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我问她这么插着舒服吗?小雅说恩,我又问她刚才被矛盾干的舒服吗?小雅呻吟了一声,说已经忘了,我说矛盾连续抽插可厉害了,你肯定被他操的全身乱颤。小雅在我肩头咬了一口,然后我俩开始接吻,下身的结合处运动也开始加速。

妻子的呻吟让我睁开眼,从小雅头侧面看过去,飘飘已经不给郑哥做口活了,而是四仰八叉的躺着,郑哥扶着飘飘的两条腿,屁股一拱一拱的插入着,矛盾背向我,但是可以看出他趴在妻子乳房上,肯定吸着飘飘的丰乳,一只手还在妻子的小腹上游走乱摸,郑哥干着我妻子,还不停的说着“舒服”“真好操啊”之类的话,矛盾说郑哥你太着急了,我还说让飘飘先喷水呢,郑哥说忍不住了,看她那骚样忍不住了,先操一会,再让你弄她。然后拉着我妻子的双手换了姿势,让妻子起身,他顺势躺在床上,变成了女上位,整个换姿势的过程妻子无比配合,看得出来她已经很有状态了,马上开始自己前后挺动屁股,让郑哥的肉棍在自己的身体里搅动。矛盾马上站在床上让妻子给他口,把腿很大幅度的叉开,让自己的肉棍高度正好是我妻子嘴的高度,矛盾还是背冲着我,我只能从矛盾的胯下看到我爱妻时隐时现的下巴,白白的脖子和锁骨,还有被郑哥抓住揉捏的奶子,妻子的呻吟声没有了,显然是吃进了矛盾的肉棒,还将一条玉臂绕过来缠在矛盾黝黑的屁股上,白白的手把住了矛盾的屁股蛋。矛盾也开始“啊,啊”的呻吟起来,屁股开始挺动,显然是当干阴部一样干着我妻子的嘴。其实这个姿势我当过下面的人,也当过站在一边的人,和黑夜更是多次玩过这个姿势,但是今天完全看着郑哥和矛盾这么玩弄我的妻子,这个整体的画面尽收眼底的感觉更加刺激。之后我就决定,我参与3P和我旁观3P,之后的单男都要满足我。

郑哥动一会就要停一会,同时扶住妻子的腰也不让妻子再扭动,一看就知道是精液已经顶到了精门,随时可能射精,这样反反复复几次,郑哥也用说话来分撒自己的注意力,比如拍着妻子的奶子说这对宝贝真不错,就是不知道被多少人揉过了,矛盾还添油加醋的说不下一百个吧,还问妻子是不是过了一百,妻子在给矛盾吃肉棍的间歇说对,好几百了,郑哥还说妻子吃肉棒的样子真淫荡,小脸和大肉棒陪在一起才是我妻子最美的时候,矛盾扶着我妻子的脑袋,让我妻子不要忘了添他的阴囊,不能因为有郑哥,就把对他的服务打折……,但就是这样,郑哥不一会就叫停了妻子的运动,说差点射精,让矛盾先玩一会飘飘。看的出来我妻子正在兴头上,很不情愿的让郑哥把肉棍从身体里拔出来,一般妻子这个时候都是想要继续的,现在体内没有肉棒,妻子还是小声的呻吟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这个身体和眼神,都再告诉我们她需要马上有另一个肉棒插入,矛盾摸着跪在床上的妻子,问她是不是还要被干,妻子说他讨厌,然后看着郑哥说哪有折腾一半停下来的?郑哥笑,说别着急,一会干不死你的,飘飘看了看我,我正抱着小雅做爱,运动的也比较激烈了,小雅也发出了很大的叫床声音。郑哥对妻子说,你老公没空,小雅看着他呢,别想让他救你,求求我们俩接着干你吧,哈哈。妻子坏坏的看着郑哥,勾引的意思很明确,还伸出手去抓住了站在床边郑哥的肉棒,隔着安全套套弄了几下,矛盾这个时候抱起飘飘放在了床边,对郑哥说让郑哥看一会,休息一下,他让飘飘喷一次,然后马上把手指插入了我妻子的阴道,开始抠弄。矛盾真是什么时候也忘不了他这个唯一能让女人着迷的技能。

妻子被干了一半正空虚,所以对矛盾的手指一点抗拒都没有,立刻开始呻吟,很大声。矛盾说飘飘的阴道里很潮湿了,身体很敏感,他肯定一会就让我妻子喷水,让郑哥扶好妻子。郑哥也没有怎么扶着妻子,只是让妻子躺在他的大腿上,妻子仍然抓着郑哥带着套套的肉棒,但是却不怎么撸了,显然矛盾的手指让她不能集中细想对付手里的家伙。

矛盾让郑哥帮着压住妻子一条大腿,一手快速的抠动妻子的阴道,一手揉着妻子的阴蒂,挤压着妻子的小腹。手部的动作带动妻子的大腿不停的乱颤,妻子的呻吟声音也越来越大,加上小雅的叫床,满屋都是淫荡的声音,我记得我应该是在这个时候射精了,但是射了以后我的肉棒没有软,我也没有休息,停都没停的继续干着小雅,弄的小雅后来说我真强,比矛盾更能抽插的持久,呵呵,其实我已经射了,就是因为看妻子3P,刺激的没有软,这个显现之前和妻子单独做爱也出现过,就是妻子经常喜欢在我射精以后继续撸我,口我,很酸的感觉挺过去了,就能再来一次,不过很多次我都是酸的受不了躲开了,呵呵。

妻子的身体抖动的很厉害,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又被两个男人控制着身体,竟然还把郑哥凑巧搭在她头边的肉棒顺势吞进了嘴里,那个可是带着套套的肉棒,妻子从来不吃带着套套的家伙,说那种塑料味道很难受,就是带过了,也要去洗一洗,妻子才给口上服务,显然下体矛盾带来的感觉太刺激了,顾不了那么多。事后和妻子聊,妻子说不可能,我说我看见了,千真万确,人家郑哥没打算让你吃,就是正好搭在你嘴边,你就含进去了,妻子还是表示没有印象,就说当时应该是整个把手指还放进了她的后门,弄的她很多种感觉一起出现,很亢奋。我想大概是亢奋的都没注意自己做了什么。

妻子开始没有规律的挺着胯部,呻吟低沉沙哑,张着嘴挺着胸,似乎要把自己的丰乳挺到天上去,郑哥马上抓住一只乳房揉捏,还挤压着乳头,矛盾更快速的抠弄妻子的阴道,果然,在先被矛盾添弄郑哥揉胸,再被郑哥插入阴道矛盾插入嘴里,到现在被矛盾用最熟悉的方式抠弄,还被郑哥抓胸按腿之后,妻子嘤嘤的发着呻吟高潮了,矛盾让郑哥快看,一股股淫水从妻子体内喷出,床边,矛盾的手上,还有半米之外的地上,都是我妻子的淫液,郑哥不停的念叨“这个骚货,这个骚货”,手里还揉着飘飘的乳房。妻子身体抖动着,几乎没有了呻吟,但是能感觉出来妻子的释放。

我在妻子喷水同时,插入小雅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虽然没有第二次射精,但是长时间的快速抽插,让我腰上的肌肉有些支持不住,小雅高亢的呻吟也悠悠转小,抱着我的脖子不停的喘气,小声的问到:你还没射呢?我说对啊,还没有。

小雅说怎么这么能坚持啊,还说自己没有矛盾强,你快折腾死我了,我没有说我已经射精的事情,抱着小雅诱人的肉体休息着。

那边妻子软软的躺着,矛盾问郑哥喷水是不是看着很牛,郑哥说不错,尤其是看这么骚的票票喷,还说要学学矛盾这个本事,矛盾开始讲需要很多的前戏,郑哥笑,说那也有他的功劳,他之前插了我妻子很长时间。

他们一边说一边在我妻子身上不停的摸着,矛盾把飘飘翻过来趴在床上,然后带上套套,要从后面插入,飘飘赶紧爬了两下,说要休息,郑哥很坏的说不行,他们俩都没有射精呢,你就要休息?刚才不是还想让我们俩干呢吗?飘飘说没有没有,现在累了,然后一声呻吟,矛盾已经插入了飘飘的阴道,然后就开始猛烈运动,飘飘不知道说着些什么,被矛盾撞击的听不出来。我的妻子就被矛盾放在床边操着,双腿无力的搭在地上,上身趴在床上,被郑哥抚摸着后背。一会妻子的呻吟就开始亢奋,身体也有了反应,郑哥对我说我,你老婆太骚了,又来感觉了,哈哈。

我的肉棒刚才已经被小雅从身体里拿了出来,在我身边侧靠在我腿上用手上下弄着,套套已经摘了。小雅手上的技术还算不错,我很有点感觉。妻子的呻吟越来越大声,郑哥去了厕所,路过我身边,还摸了摸小雅的大奶子。这个时候妻子被矛盾全部放到了床上,妻子双腿跪着,前身是趴在床上,高高的撅着大白屁股,这个姿势很诱惑,是需要女人配合故意做出来的动作,妻子已经又进入状态了,不像刚才软软的趴在床上不配合。矛盾这回站在地上正好插入,双手抓着我妻子的屁股干着。

我换了个套又干起小雅,小雅吃惊的说还要啊?然后就被我插入了,我也是从后面插入的,推着小雅趴在了同一个床上,不同的是我妻子是跪在床上,而小雅是站在地上,两个女人的呻吟此起彼伏,不亦乐乎。

郑哥回来,快速的爬上床,他的肉棍显然清洗过了,套套也没了,一会把肉棍放进我妻子的嘴里,一会又把肉棍放进小雅的嘴里,还时不时的摸着她们俩都很坚挺丰满的乳房。矛盾把我妻子拉起来,让她跪在床上上身抬起竖直,双手被矛盾拉向背后,妻子只好撅臀挺胸,这个姿势也很强,感觉我妻子被矛盾强行淫弄。郑哥马上站到飘飘面前,把肉棍放在了妻子嘴里,妻子又变成了呜呜的声音。

我又射精了。很多男人都应该有过的感觉,射精完了以后会有短暂的性饱和期,对在诱惑的感觉都有点没反应,我这次射完就有了这个感觉,第一次没有。

我去厕所冲洗,身上都是汗水,期间矛盾进来洗了肉棒又出去了,等我回去的时候,看见飘飘同时给郑哥和矛盾添着肉棒。后来在和矛盾聊天时候知道,他射精了,飘飘喘着气要休息,郑哥说他还没射,可怎么办呢?飘飘就说给他用嘴服务,然后矛盾洗完肉棍回去,也加入了飘飘的战团。就出现了刚才的场面,我还是要说,之前我参与的3P,也有这个姿势,妻子在中间给我和单男同时吃,一会这边一会那边,但是和看妻子给另外两个人吃,又是不同的感觉了。

妻子冲我撅了撅嘴,好像不情愿是的,却左边两口右边两口的开始主动给他们服务,他们俩站的极近,真的好像日本A片里的场景,只不过女优是我的妻子飘飘。我本来也要加入,但是被郑哥拒绝,说这次说好我妻子是她们老婆,和我没关系,自己妻子碰不得,郑哥的这个刺激方法挺有用的。我又想做爱了。

小雅坐在沙发里光着身子抽烟,我过去抱着她,她说她下面被我和矛盾弄的有些肿了,有些疼,帮我用手吧,我说好,于是小雅吸着烟,用手帮我弄肉棒,看着非常的野性,也很刺激。

妻子左右开弓把郑哥和矛盾的肉棒吃的很硬,还都给他们添了阴囊,然后被郑哥拉着坐在了郑哥身上做爱,不过这次妻子没有做着,而是趴着,趴在郑哥身上,还接吻,郑哥估计也是玩嗨了,刚才妻子还吃过他们的肉棒。

郑哥双手使劲把妻子的屁股分开,我和矛盾都能看到郑哥肉棒进出的样子,和妻子阴唇被拉抻的状态。郑哥的手指不停的玩弄妻子的肛门,是人就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矛盾戴好套套慢慢的插入了妻子的后门,妻子立刻变成了沙哑的声音,我看不见妻子的表情,但是可以肯定是皱着眉头,紧闭双眼,每次后面被操,她都是这个表情。

不一会,矛盾和郑哥就配合好了,一下一下的慢慢的冲击着妻子的两个洞口,我看不清具体的样子,只能看到矛盾的屁股缓慢的进出,郑哥的大腿也一抬一抬的动。我知道他们俩互相一定能感觉到对方的运动,这个很刺激的。事后矛盾也证实了我这个猜测。

不激烈,但是对飘飘的刺激却很大,我分不清她是不是高潮了,后来问她,她也说不出当时的感觉是不是高潮。我的龟头红彤彤的(小雅形容),小雅说知道我想射精,放下香烟,手口一起不到半分钟就让我射了出来,已经没什么东西了,稀汤挂水的。

之后是郑哥射精了,然后三人终于不再链接在一起,分开躺在床上休息,后来矛盾让我妻子在厕所又给他爽了一次,因为当时他没有射,而且是先口舌服务,在插入才射的,毕竟矛盾之前射过多次了,不太容易再射。

之后郑哥请我们吃饭,矛盾先走了,我们4个吃的,妻子和小雅不停的小声嘀咕着什么,后来小雅和我说我妻子问她对我的感觉来着,问我好不好什么的,小雅说很显然我妻子吃她醋了。

 11,770 total views,  28 views today

Author: admin

Category:

小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