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这点倒是没有想到,后来我问妻子,妻子很诚恳的说她就是吃小雅的醋了,问我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毕竟她也那么漂亮。妻子让我很喜欢的一个性格就是有什么想法不墨迹,想说就说,不是那种“女人说不,其实就是想要”的性格,吃醋也会和我很大方的提出来。我对妻子说我的兴趣都在你身上,不然,我也不会选择找单男3P,我自己找别的女人去玩不就得了?而且这也是咱们接触的第一对情人,还不是我主动找的,是不是?你还不了解我?我就喜欢淫妻,呵呵。妻子说那人家小雅那么漂亮,男人那个不动心啊?我说她再漂亮,有你漂亮吗?妻子说这个要问你,我说那没有,小雅是比你稍微年轻一些,但是你的那种成熟的,又端庄又风骚的韵味是别人没有的,这个就叫气质,太迷人了。说实话啊,这次玩5人的,我还真觉得小雅耽误我欣赏你被他们操了呢!妻子呵呵傻笑,说我嘴上抹了油,还变态,问我和小雅做爱,是不是很舒服?看我们俩抱的那么紧,我说小雅和你不是一个类型,对我来说很新鲜,身材也确实不错,我要说不舒服那是骗人,但对她新鲜归新鲜,可没有对你的那么深厚的感情,做起爱来是不一样的,和你做很舒心,有别的内涵在里面,和小雅做,就是做,这次完了出门就谁都不认识谁的感觉,很单薄。妻子杵着我的脑袋说我滑头,我说真的,我很遗憾好多场面没有看到,下次啊,找他们俩,没有别的女人,我们3个好好玩你。妻子说才不让你一起,就让你看着,我说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你一被干上,还不是乖乖的小母狗?妻子说不过我,只是不停的打我。

妻子的吃醋的反应,我回想起来还是有对照的,我也写在了前面的文章里,游戏当中妻子好几次看我这边,就是分心在意我当时正在做什么。就是后来被矛盾和郑哥玩的太爽了,顾不上了。我很高兴妻子吃醋,说明玩到现在,我对我们夫妻感情的培养和守护还是很成功的,妻子要不是在意我,也不会吃醋,这也让我多少感觉到了安全。

其实我还真是想来一次3对1,没有别的女人的,但是郑哥却在这次接触之后消失了,QQ再也没上过,电话也是关机,后来听小雅说,郑哥去台湾发展了。

我又想找黑夜和矛盾一起玩,他们两个都同意,约了几次,不是黑夜不方便,就是矛盾有事情,再者我忙,或者妻子来例假,总之这个愿望没有在黑夜和矛盾身上实现。

再说说黑夜,07年下半年那会,我们玩的很少很少,因为他准备结婚了,正和未来弟妹打的火热,在网上见到,会和我说一些他和他女朋友做爱的细节,我也见过他女朋友的照片,很高,170cm,样子很时尚,穿着也很前卫,黑夜说要培养成飘飘那样的女人,我笑,说到时候我要先尝尝弟妹的滋味。

后来我们见到过真人,是2008年的时候,一起吃饭,但是没有做爱,就是当成是正常的朋友那样见面的,黑夜嘱咐了我们好几遍,说还不能让他女朋友知道我们的事情,还接受不了,呵呵,她比黑夜小3岁,长长的腿,大腿也很细的那种,穿上丝袜和我妻子不是一个感觉,加上一个小短裤,上身是小T恤,一条马尾辫高高的翘着,很精致的女人。就是人很瘦,胸不是很大,眼睛有点吊眼儿,单看腿是很美的,算是一个极品美腿,又长又细。一般我觉得看到她,先看她的腿,她也很注意露出自己的腿,呵呵。可惜的是腰身不很明显,上身看上去有点“片”,不知道我这么说大家明白不明白,就是腰不细,身体很单薄的感觉,不过真的也不错了。

要说的是,本来黑夜他们结婚我们要去的,不过之前和黑夜在他们新家玩,我看黑夜有点要挑明的意思,晚饭喝了点,半夜,他和他未婚妻做爱,我和飘飘是睡在黑夜家客厅的沙发床上,我也开始和我的妻子做爱,声音越来越大,黑夜还把他们的房门打开了,我朦胧可以看到黑夜妻子趴在床上被黑夜干着,两个小胸被黑夜吃着,他们肯定也能看到我和妻子做爱的样子,但是始终没有更进一步,第二天我们走了也相安无事。

以为没什么事,事情就来了,黑夜妻子慢慢察觉我们关系可能不太正常,让黑夜断绝了和我们的所有联系。黑夜换QQ加过我,也偷偷给我打过电话,再后来联系越来越少,他们结婚也没有再叫我们,08年8月份左右我因为工作要去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3个月,年底回北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黑夜了,当然去他家找他可能可以找到,但是我没有,毕竟人家妻子不满意了。黑夜就这样失去了联系。

说了黑夜,再回到记录的07年下半年,郑哥一去无踪,小雅却和我们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系,直到2009年底,我知道她结婚了,回了吉林老家,就再也没见她上过网。对于小雅,虽然郑哥评价她就是一个形式不一样的妓女,但是我对她评价还是可以的,很感谢她偷偷的告诉我我妻子吃醋了,当时我们4人在吃饭,我去厕所刚出来,她在那里洗手,小声和我说的,显然是特地后面跟着我过来的,呵呵。还有玩的时候,她的肉体和她的表现也给我带来了不小的享受,矛盾对小雅感觉也不错,还说了小雅吸烟给我口舌服务看着很刺激,我也说了小雅在上面还会自己揉乳房,不过郑哥说我们虽然玩群交算是比较前卫的,但也还算是老实的老百姓,小雅这样的天天泡夜店,夜夜笙歌的女人我们没见过,所以感觉很刺激,其实那种会所,俱乐部什么的,里面的女人都是这样的,穿的不暴露不风骚就会死人的感觉,小雅扔进去就找不到了,都是一个样,肉欲横流,大腿晃得你眼花,我妻子这样的玩起来才有味道,人妻,本分,却被玩的发浪,有成就感。呵呵,我说那你对我妻子的偏爱,不也是新鲜造成的吗?因为你经常见到的就是小雅那样的。郑哥大笑。

我们和小雅联系这段时间,并没有经常一起玩,只有一次双飞,还是我妻子提出的,我以为她还在吃醋试探我,但是她很坚持,说要看我和别的女人做爱,很想看,几次反复之后,终于实现了。

这次双飞累的我够呛,也是我玩群交以来,一直到现在唯一的一次双飞,说实话我还是更喜欢玩多男一女的游戏,毕竟淫妻才是我的兴奋点。我一直没有小雅的QQ,是我妻子和她提的,之后我知道的小雅的消息,也是通过我妻子转述,他们俩聊的很欢,妻子一直说小雅对我很有好感,我说没有的事,妻子就说我是不是和她说过加强弱势项目的事情,我想了想才记起来,第一次和郑哥他们玩的时候,我和小雅聊天,小雅说她要把胸割了去,因为所有男人就知道看她的胸,老是把焦点放在她的胸上,我说不用割啊,你的胸和身体都不错,是你的优点,外形分数高,你可以让别人很容易就注意到你,这个是很多女人不具备的优势,你只需要加强你认为自己弱势的地方,比如哪方面的能力啊什么的,在别人关注你以后展示出你的本事,会比别的不具备外形优势的人更好更多的获得机会,这很好,没必要削弱自己的优势啊。没想到,小雅随口一说,我随口一答的话,小雅还真记住了,呵呵。妻子说虽然小雅没直说,但是她感觉的出来,她对我有好感。大概也就是因为这点吧,和小雅保持联系的时间很长,但是除了这次双飞,就一直没再玩过了。双飞离我们那次5p时间很近,没过多久的事情,本来说来家里,最后妻子改了主意,去开的房,说小雅这样的女人社会背景复杂,怕万一有什么麻烦呢,这个理由我倒是很赞同,就是看着妻子上网和小雅聊的火热,都快成了闺蜜,但是现实还是防着她,对她有所顾忌,真是女人难懂啊。

我本身就不是性能力很强的人,一开始还对付的过来,和妻子接吻,小雅给我做着口舌服务,那种刺激也是很大的,尤其是两个身材不错的女人,那四个丰满的乳房在眼前晃的时候,真是难以把持。妻子说是要看我和小雅做爱,但是从头到尾,她都没有闲着,基本就是和小雅一起再给我服务,呵呵,女人啊。

由于没人和我聊这次的内容,也不能很仔细的写出来了,说几个我印象中的重点吧。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和妻子接吻,然后妻子招呼小雅上来给我做口舌服务,当时只有我脱光了,他们两个还穿着衣服,妻子是肉丝,小雅是黑丝,两人都是低胸装,不脱光也让我看的非常兴奋,小雅后来用手撸我的肉棒,我正和妻子接吻,差点就射出来,那时候才刚开始。后来妻子趴在床上我从后面干,然后和小雅接吻,也是很好的感觉,还一手捏着妻子的乳房,一手捏着小雅的乳房。

还有就是妻子和小雅都撅起屁股,我用双手分别抠他们阴道,两个人的呻吟此起彼伏的,现在想起来感觉都很好。再有,我躺在床上,小雅骑坐在我的肉棍上,妻子双腿跪在我头两侧,我给妻子添阴部,吃着一个逼,干着一个逼,但是这个姿势当时玩的时候我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后来想想到比身临其境更刺激,大概就是因为我的视线完全被妻子的阴部挡住的关系,缺少了视觉刺激。后来我是先从后面干小雅射了一次,然后是和妻子抱着对坐一起插入射了一次,当然这之间休息了很长时间,不是连着的。我试图让他们俩跪在地上一起吃我的肉棒,就和日本AV里的场面那样,但是两个人都不听我的,没有成功,呵呵。后来妻子还说我,说把我爽疯了吧,要他们俩一起给我吃,那小雅的唾液还不弄到她嘴里啊,她指不定吃过多少脏肉棒呢,我笑,说你也吃了不少肉棒,我还不是很喜欢和你接吻?妻子只好绣拳招待我。不过她们俩在我射了两次以后,还强迫我坐在沙发上,一个摸着我的乳头,一个给我用手撸,当时已经软了,楞让她们俩轮流的给撸硬了,酸的我受不了,还挺享受,非常矛盾,两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这个撸一会,那个撸一会,小雅还说我龟头大,说妻子天天被我这个家伙插,舒服死,妻子就说她,说让她以后找个老外,老外家伙才大呢,小雅就说可以,然后介绍给妻子,让她老公也爽爽。我听着她们俩说笑,她们手上可不停着,加点润滑液一会快一会慢的撸,弄的我不停发出一些象声词,我感觉已经射了,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出来,开始躲她们,她们还不让,妻子抱着我接吻,小雅飞快的用手撸我的肉棍,终于是强烈的酸的感觉来了,射出了一点东西,稀稀的,透明的液体。感觉被两个女人给玩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仍然是很刺激的体验,尤其飘飘和小雅都很玩的开。

晚上妻子还要和我做爱,我真的已经做不动了,抱着妻子接吻,然后用手抠她的阴道,妻子非常讨好的给我添弄肉棒,弄的我很舒服,肉棒也硬了,但是没有射,因为妻子问我是不是以后会和小雅单独做爱,我就软了,我说不会的,这次都是你安排的,我就没想这么玩,妻子说我得了便宜卖乖,玩的时候看把我美的。我说那是,你和小雅两个一起给谁玩,那人都要积福了,有男人觉得不美的吗?妻子又说我会不会以后和别的女人玩?我说不会,除非是你在场,你同意,再说我兴趣都和你说过无数次了,我是喜欢看你被别人操,因为你是我老婆啊。

保证了半天,发了半天的誓,妻子才放过我,抱着一起睡觉了。

还有一点,就是小雅一直说她是和郑哥开始玩的群交,但是郑哥说像我们这样的正经小夫妻都玩,她那样的之前能没玩过吗?娱乐圈只会更乱。小雅对郑哥的评价也不高,说他找女人就是为了做爱,而且没有内涵,不会关心人,再怎么都是和你有肌肤之亲的女人啊,你就是在逢场作戏,说两句安慰的话会死人啊?

两人互相看不上,我真不知道他们俩是怎么就凑在一起了。

我能感觉出来妻子很在意小雅,所以以后我也尽量不提起小雅,除非妻子主动和我说起小雅的事情,我才会附和几句,妻子问过我是不是心里惦记着嘴上不敢说?我说看你小心眼的,我和小雅能怎么样?不说还不是怕你不高兴?你才是我妻子,咱俩要过一辈子呢,我心里就惦记你,还惦记别人干什么?妻子笑。

07年转眼也过去了,郑哥和小雅之后,除了和矛盾又活动过少有的几次,也就又接触过1个新的单男,玩了2次,也没有保持联系。QQ上聊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有一个叫“极恶中年”的引起了我的兴趣。

老早就加过他了,一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08年1月份的时候开始大肆的聊天,他管做爱叫做交配,说这样说话才刺激,和他聊天确实也给我带来了与众不同的刺激。

我管他叫王哥,45岁,也是个玩夫妻游戏的人,而且也带妻子玩过。我给他看过我妻子的照片,夸耀我妻子身材的出众,他却没有和别的单男一样附和我,说女人好看不好看,身材好不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会玩,骚,贱,你怎么玩她她都让你玩,你不觉得女人越贱越好玩吗?我表示同意,我说玩起来就要放开了,那样才有意思,王哥还说在贱的前提下,身材好的当然玩起来更过瘾,相貌就真的没用了,玩性游戏又不是找对象。还说我玩着肯定比他玩起来刺激,因为我妻子年轻,身材也比她老婆要好不少。我给他讲了一些我们的经历,王哥说我妻子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专门用来交配的,就好像马里面有种马,专门配母马的,我妻子就是人里面的母种马,专门给男人交配结合用的。说我妻子的这对丰乳就是交配时候提供给男人让对方更有感觉,好更卖力的配我妻子,屁股也是,上面那么多肉,就是男人配她的时候,让男人撞击着感觉柔软,就能更使劲的把生殖器往我妻子身体深处插,就连飘飘修长的大腿,也被王哥说成是勾引男人对她下种的利器,总之,在王哥嘴里,我妻子身上每一个部位,都是为了迎合男人对她进行交配而存在的,说的我硬的不行。还问我给妻子配过多少男人了,我说大概有3 0多个吧,没仔细算过。王哥说太少了,应该找更多的男人和我妻子交配,要不是他的妻子年纪大了,保养的也不好,和她交配的男人早就过百了,我妻子有这个条件,让我好好上心给她找男人配,问我不觉得一想到自己妻子被一百多个男人交配下种过,就很刺激吗?说实话,我想着确实刺激。王哥还说他最喜欢就是别人在他老婆阴道里射精播种以后,他接着插进去操,就着野男人的精液,更刺激,还问我喜欢不喜欢,我说当然喜欢啊,确实这个想法我有过,让妻子阴道里带着别人的精液做润滑,我接着操进去,但是想象归想象,要是现实实现了,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插进去,就算当时气氛很好很淫荡,我插进去了,过后会不会觉得有点恶心都不好说,再说,就是卫生的问题,让别人不戴套直接内射我的妻子,我还没干过这样的事情,除了最开始妻子被小赵约出去操的那几次。连黑夜这样的关系,我都没有去实现不戴套内射的游戏,要是每次都这样,我觉得染上性病会是100% 的事情。我问王哥他们每次都不戴套吗?卫生问题怎么办?王哥说他们都是尽量找很安全的人玩,戴套其实就是心理感觉安全了,其实呢,都一样,说我们每次都戴套,但是玩的时候口舌服务玩不玩?玩的时候戴套了吗?我说没有戴,我妻子不喜欢那个味道。王哥接着说,那这个肉棒有病,你妻子吃到嘴里,再吃你的肉棒,不就传染到你的肉棒上了?所以说就是心理上感觉有保障了,而且,中国现在得严重性病,比如艾滋病的人还是很小一部分,没那么容易碰上的。

王哥这段话说的我考虑了很久,当时没在意,接着就聊下去了,后来越想越觉得危险,我最喜欢就是妻子跪在中间给我和单男做口舌服务,也都是不戴套的,那么说的话,真的是安全性很低了。我还和黑夜讨论过我这个担心,黑夜说有道理,他玩过几次小姐,那小姐卖身,接触的男人肯定比我们还要多,说他们做口舌,都是带上套做,大概就是出于这个原因。我还上网查了查,有些性病可以通过口舌服务传递,那就是当时你嘴里有口腔溃疡或者别的破损,使得病菌可以直接进入血液,不过这样的几率是很小的。

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我之前对保险套的放心有点过高了,王哥说的不无道理,不过我倒是没打算放弃安全套,和王哥夫妻一样玩起来不戴。而是决定放弃我最喜欢的那个让飘飘分别口舌服务的姿势。飘飘大力支持,还有点担心之前的乱交会不会染病,我说不用担心,因为我们每年双方单位都要做体检的,之前一直不是都没有问题,再说中国得艾滋的却是也不是欧洲那么多,碰上也是个概率问题。

还有就是怀孕问题,王哥说她老婆上了环了,所以不怕,我想那我们更不能这样了,我妻子可没上环,内射完了还要吃药,那种药对身体也是不好的。

后来2月份做体检,我们果然没事,所以说,安全套虽然不能100% 阻隔性病,却是最好的防止感染的方法。所以这里提倡一下,玩群交的朋友一定要注意戴套,为自己也为他人。我们玩这个以后,每年的体检我都会有些紧张,好歹最后没事,不过这个担心也是我为了体验刺激相对应的副产品,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你想挣大钱,风险就越大,你想体验一般人没有的刺激,那么你付出的风险肯定也要比一般人多一些,老天爷总是公平的。

王哥每天上来都会问我昨天晚上和我的妻子交配了没有,用的什么姿势,我也会添油加醋的和他说一番。王哥还问我妻子的安全期是什么时候,说那个时候我可以把精液直接射进妻子子宫里,那才爽呢,王哥问我想不想看他配我妻子,他会用很多姿势和我妻子交配,让我看清楚我的母种马是怎么被他肆意配种的,看我妻子怎么把他的配种器(就是肉棒)伺候硬了然后当宝贝一样放进自己身体,努力用全身让这个配种器出精。我说想,我是真想,我觉得王哥能更好的刺激到我。于是我开始约王哥,王哥在河北涿县双塔区,我们只能约周末,王哥问我想不想配他老婆,我也看过他妻子老片,说实话,我对他妻子兴趣真的不大,很普通的一个女人,说白了没有让男人冲动的那种劲头,也有些胖,女人一胖,我兴趣真的就很小了。

我怕直接说对王哥的妻子没有兴趣不合适,婉转的表达了希望王哥自己过来和我们玩的意思,王哥哈哈笑,说我看不上他老婆,不过没关系,他还是会好好配我的骚货妻子的。之后,我们还和王哥通过电话,我妻子也和王哥认识了一下,王哥在电话里调戏我妻子,也很重口味,都是要和我妻子用什么姿势交配好的话,妻子红着脸没有吭声,等我接过电话,王哥说我妻子真骚,别看没怎么应对他的话,但是把他的话从头到尾听完还是他要求和我说话才把电话给的我这一点来看,我妻子内心充满了性,激情和淫荡,而且有M的倾向,让我好好开发一下,一定要把我妻子培养成听话的,叫谁配她都会同意的性奴。

我觉得王哥对我妻子这段分析比较正确,毕竟我妻子能接受的性行为很多别的女人接受不了,她已经很淫荡了,晚上我和妻子调情,说着王哥常说的交配啊,生殖器啊的这种词语,妻子很有感觉,没做爱呢,淫水就流的满床。没几次,妻子对这些词语就没有了刚听时候的抵触,完全接受了,后来晚上做爱前,我大致给妻子讲过我和王哥的聊天内容,转述王哥是怎么说她的,听的妻子身体燥热,不住的求爱。妻子也问过我,是不是真要王哥给她配种?不戴套内射?听的我先是大笑,笑妻子竟然说出“配种”这种词语,妻子不好意思的说王哥老这么说,所以提起这个人来,不自主的就说出来了。我说那就是我和王哥聊天找刺激的一种方式,我才不会让别人不戴套射你呢,除非你自己求别人内射你。妻子笑打我。

我和王哥约了2次,却都没有成行,都是说好他来北京找我们,在订好的宾馆见,而且特意交代房费他出,但是最后他都无声无息的就不来了,当天打他电话也不接,老是过了周末,周一上网和我说那两天有事情,弄的我兴趣大减,而且感觉他没准就是骗人的。

我刚刚不对王哥抱希望,王哥就来了,08年3月份的一个周末,王哥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北京,在北京南站这边的一个招待所,问我有没有空,我正带妻子和朋友吃饭,下午也没有事情,很痛快就答应了,然后小声的告诉妻子,待会王哥就要和她交配了,弄的妻子对我好一阵绣拳,朋友们都不知道我俩在闹什么,呵呵。

在之前和王哥约的时候,我就特别提到了我不能像他们一样玩起来不戴套,我们都还接受不了,所以还是需要王哥戴上套和我妻子交配,王哥说了些戴套不舒服,内射的时候女人也会觉得爽之类的话后,还是答应了,还说一开始戴套也是有保障,毕竟谁还都不了解谁,也不熟悉。

和朋友吃饭我都有些心不在焉了,吃完就给王哥打电话,王哥在开阳桥南边的一个招待所,我已经忘了叫什么名字了,很小的门脸,还是半地下的,好歹里面很干净,房间不大,一张大床,一个单人沙发,一个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电视,还有一间厕所,可以洗澡,就没有别的了,除了那些东西,基本没有下脚的地方了。妻子那天穿的不很暴露,是很贴身的运动装,却也是把身材勾勒的很完美,记得妻子把外衣脱了以后,王哥对着妻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大发感慨,说比照片要吸引人,我能有这样的老婆是福气,他老婆要是有我妻子一半,他就知足了,说的妻子满脸的笑意。我发现,玩女人多的男人,大多属于很会甜言蜜语的人,而且3P让我觉得爽的,也是在会哄女人的基础上,经验比较多的,一点都不拘谨的人。

王哥人很精神,短发,和照片里一样,自己在老家那边做饭馆的生意,却好像一个国家机关大领导的感觉,妻子看过王哥照片的时候,就对他印象不错。王哥先说了前几次都是赖他,很不巧,老是突然有事情,没来,所以这次也不敢说定,正好来北京办事,事情还很顺利,就给我们打电话了。我也客气了几句,王哥开始和我妻子聊,弟妹这个,弟妹那个的,不一会就聊到性上,问妻子和多少人配种过,问的妻子靠在我身上低着头笑。我也很佩服王哥,因为很多单男在网上什么都敢说,但是见面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王哥基本是网上怎么说,面对我妻子还是怎么说的人。

王哥问我肉棒多长,我说有15公分吧,不很粗,王哥说那你妻子肯定喜欢大的对吧,我搂着妻子坐在床上,看着妻子坏笑的说:对,她就是喜欢大个的。

妻子连忙说我讨厌。王哥大笑,说那飘飘肯定喜欢他的肉棒。我说您有多大啊?

之前上网聊天,还真没提到过这个问题。王哥当时坐在单人沙发上,叉着腿,对我妻子说他的大概要18公分吧,要是女人是他喜欢的样子,会更长。妻子紧紧搀着我的胳膊,对王哥说,是我老公问你的,你看着我说干嘛?18公分的我们也见过,不是很夸张啊。确实,我们找的单男里,有几个肉棒很大的,但大多也就是16cm左右,黑夜的大一些,有18,19公分,是我们见过最大的了,王哥的要是真18公分,那算很大了。

王哥哦了一声,问妻子见过多大的,妻子说反正他这么大的见过的,王哥又说,那也不一样,有的细长,有的又太粗,他的虽然不很粗,但是该突出的地方绝对突出,能带给女人快乐的地方,都很饱满。妻子对王哥这话很有兴趣,问他什么意思,什么地方该突出?这也是王哥会和女人聊天的所在,很轻易就把我妻子带上了性的话题。妻子是真的有兴趣,追问王哥什么叫做“该突出的地方”,后来我和妻子说这段,问她是不是成心勾引人,妻子说不是,她真想知道肉棒上有什么是该突出的,有什么是不该突出的,肉棒也不是女人的身材,怎么还有那么多讲究。

王哥乐呵呵看着妻子,没有回答,妻子一再追问,说他胡说,王哥一指自己的裆部,说不信教妻子自己看,这个说不明白。妻子一愣,然后笑着骂王哥老不正经,她才不去看呢。妻子自来熟的性格又开始发作了,第一次见面就说王哥“老不正经”,呵呵,王哥45当时,老不老,小不小,被当时30岁的妻子说,也不介意。

王哥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和妻子调情,问她是不是不敢看?怕太大了吓着?不然找块布把眼睛蒙起来被他配种吧,这样就不害怕了。王哥很明显的挑逗妻子,也是很明显的激将法,妻子却很吃这套,不知道是真的太单纯,脑子不转弯,还是已经进入状态,想看大肉棒了。妻子仰着头说她才不拍,要是真这样,就让王哥自己掏出来给她看。

正中王哥下怀,男人掏肉棍给女人看,难道还是男人吃亏了吗?呵呵。王哥说好啊,看就看,自己拉开文明扣,把已经开始勃起的肉棍掏了出来,半立在裤子外面。王哥的肉棒还真是不小,有一段颜色分明的界限,那是做过包皮切除手术的男人才有的,紫色的龟头一跳一跳的。妻子看着,问王哥说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啊?王哥指着自己的龟头,让妻子好好看看,妻子还真凑过头去看着,王哥说你看我这个龟头,很大,现在还没有完全勃起,但是也能看出来很饱满,圆鼓鼓的,对不对?而且你看我的这个棱儿(就是龟头边缘)很厚的棱儿,这样在和你交配时候,可以让你的生殖器里感觉很舒服,刮的你的内壁的肉很舒服。而且你看我的肉棒杆并不粗,这样不会把你的阴道给撑大了,好像一个棒棒糖和一个圆锥体和你交配,你觉得哪个刮的你阴道会更舒服?当然,我的可没有棒棒糖棍那么细啊。

一段话说的妻子花枝乱颤,王哥非常能逗人说话,不过,我发现王哥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和我的肉棍形状很像,妻子一手搀着我的腰,探着身子看着王哥的肉棒,和王哥嘻嘻哈哈的说笑,我插话说王哥的肉棒和我的差不多,也自己掏出来基本完全勃起的肉棒,妻子看来看去,说还真是形状比较像,我的也是大龟头的类型。我还把妻子的手拉过来放在肉棒上,妻子会意的缓慢刺激着我。王哥挺着肉棒叉坐在沙发上对妻子说,也要照顾照顾他啊,他老婆没来,不能让他看着我们俩调情啊。妻子说才不,她不给油嘴滑舌的坏孩子弄,让王哥自己弄。哈哈,妻子叫比自己大上10多岁的男人坏孩子,她自来熟的也太无所顾忌了,不过这倒是附和妻子的性格,她有时候和我的朋友或者同事都说话没轻没重的。王哥看着我让我帮忙,我楞了一下,虽然玩了这么久的群交,但是主动开口命令自己妻子去玩弄别人的肉棒却还真没有过,一种刺激和尴尬同事涌上心头,还真不好开这个口,看来也是网上什么都能说,现实就不怎么能说出来的人。我用手搂着妻子脖子和她接吻,妻子的舌头告诉我她早就做好了做爱的准备。王哥说,老弟,你这个媳妇还要调教啊,不听你的。我吐出妻子的舌头,对妻子说去吧,一起弄。妻子撅着嘴看了王哥一眼,一把抓住了他的肉棒,王哥“哦”了一声,很舒服的样子。

房间不大,我和妻子在床上,王哥在沙发上,我和王哥的腿几乎就是膝盖碰膝盖了,所以妻子坐在我一边,可以一手抓住我的肉棒,一手抓住王哥的肉棒。

王哥让妻子别老靠在我身上,让他抱抱。妻子说不让,刚认识就要抱人家啊,给你弄就不错了,然后快速的撸了几下王哥的肉棒,弄的王哥不断呻吟。

王哥突然踮起身来从裤兜里拿出来一堆票据,让我们看看。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家医院的化验单,竟然有十几张单子,淋病,支原体衣原体,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梅毒,艾滋病等。王哥还给我特地指了日期,都是近半个月的单子,只有支原体的检查日期比较早,王哥说支原体的检查是需要进行细菌培养的,说以这个检查结果时间比较长,还说法定的性病有八种,性传播性疾病有多少多少种,我没记住,说他排查了其中最主要的几项,都是阴性,没问题,还说了医院,是他们那里一家部队医院,名字我也记不住了。我后来在网上和王哥聊过他做的这些性病的排查,王哥给我介绍的很详细,也建议我去查查,毕竟玩了这么长时间的群交,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也应该去查查。我也咨询了一下,就王哥做的那些检查,差不多要500多块钱。王哥也属于那种为了性,玩的痛快舍得花钱的人。

王哥给我看这些单子,倒是让我比较惭愧,因为我已经忘了我妻子同时玩两个不戴套的肉棒可能传染性病的事情了,就顾着看妻子套弄我们俩的肉棒。王哥还是仰坐在沙发上,我和妻子让他这个举动弄的优点发愣,也都看着王哥的单子,王哥还提醒妻子别停,撸的他挺舒服的,然后对我说:我真没病,我玩的也很注意,你们放心吧。我笑了笑,说行,不过性交还是要戴套,我妻子没上环,怀孕就麻烦了。王哥哈哈笑,说可以可以,没问题,然后探身伸手,摸着我妻子的屁股。妻子打了王哥一下,说他臭流氓,却被王哥使劲拉了过去,妻子啊的叫了一声,却没有惊恐,都是发浪的感觉,一下背对着王哥坐在了他身上,手里还抓着我的肉棒。妻子那天穿的运动装,是长裤,正好分开两条腿跨坐在仰坐的王哥小腹上,王哥的肉棒在妻子两腿根部挺了出来,比刚才硬了不少,基本完全勃起了。

王哥手动作很快,已经在妻子衣服里面揉着妻子那对丰满的奶子,看不出是不是还隔着内衣,我把妻子头按下,妻子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就开始给我做口舌服务,我把妻子的长发弄到一边,看着妻子鼓鼓的两腮。妻子在也没有刚才和王哥逗贫时的笑声,只有吃我肉棒的口水声音和被王哥揉着胸部的小声闷哼。我发现妻子还用一只手摩擦着卡在自己阴部的王哥的龟头,弄的王哥也吭叽几声。由于妻子趴在我们俩的腿上,王哥只好探起身在妻子衣服里面抓揉着妻子的丰乳,说弟妹皮肤不错,很细,很有弹性,大崽儿(就是乳房,发zai音,再加上儿化音,我不知道是那个字,以后还是写乳房了,王哥对乳房一直是成为“崽儿”的)也软,抓着手感好,待会给我好好喂喂奶啊,弟妹。妻子被王哥揉的身体晃动,吐出我的肉棍断断续续的说:我哪里有奶?又没生小孩……王哥说那让王哥我给你下个种,你不就生小孩了?有了奶再喂我。妻子“讨厌”两字没有说完,就又被我把肉棒塞进了嘴里,王哥的话也刺激到我了。

王哥抓了一会妻子的乳房,就说:弟妹,来,给王哥看看你的大屁股,然后抽出手一下把妻子的外裤,秋裤和内裤一起扒到了膝盖上面,妻子又是一声娇叫,配合着抬了一下屁股,这样就成了王哥劈开腿坐在沙发上,而妻子并着腿站在王哥两腿间,90度鞠躬一样,还在吃我的肉棒。我的角度看妻子桃子形状的大屁股呈现在王哥面前,屁眼和逼应该都可以看的很清楚。

王哥“操”的说了一句,对我说你老婆屁股真白真大,这么看着真过瘾,还凑上去亲我妻子的屁股,妻子娇笑着躲,被王哥用手把牢胯部,我看见王哥整个脸都埋在妻子的屁股里。妻子嘤嘤的发着声音,女人动情就是不一样,连笑声都和一开始与王哥逗乐时候的笑大不相同,听着就那么风骚。

妻子一手扶着我肩膀,一手还握着我的肉棍,扭了身子对王哥说,别,没洗……,看来王哥不是添妻子的屁眼就是阴道呢。每次玩,妻子都是洗干净,这次由于是突然决定的,所以妻子早上出门以后上过几次厕所。王哥抬头说,没洗才够味儿啊,弟妹,你都流了很多汤了,是想和我交配了吗?问的妻子一个劲吭吭。

看着自己的妻子撅着大屁股给别人摸,我早就来了兴致,把妻子头扭过来就吻了上去,妻子也激动的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

不一会,妻子呻吟着离开我的嘴,对王哥说:哥,我给你用腿夹吧。王哥不干,说我添的你不舒服吗?

我其实很明白妻子的本意,妻子对自己的干净程度很较真,每次出来群交,都要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阴部还要用专门的洗液清洗,不然的话,别人添她,她也会感觉别扭,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妻子很难入戏去享受。她倒是对男人的肉棍的味道要求不高,有过直接吃对方没洗的肉棒的经历。

我说,王哥,让我妻子给你夹一下肉棒吧,她这个技术很好,很舒服。王哥笑嘻嘻的看着飘飘,说好吧,既然你老公都要求你这么伺候我,我就听你们的。

飘飘被我扶着并着腿坐在王哥的小腹上,这样王哥的肉棒就从妻子阴唇和两个大腿根的位置插了出来。这一下可以看到王哥的肉棍是比我的要大些,整个龟头都探出来在飘飘白白的大腿外面,我不行,我的龟头顶多和飘飘大腿上平面平行。

我妻子双手扶着沙发两边,屁股一动一动的,用大腿根的三角地带套弄着王哥的肉棒,几下反复之后,王哥肉棒上就有了我妻子的淫水,刚才王哥给妻子添,妻子早就出了好多水了。这下起了润滑,妻子更顺利的用双腿根部夹弄起来,

我在一边看着,王哥大字型夸张的仰躺在沙发上,任凭妻子一个人努力的撑着沙发,抬起放下屁股给王哥套弄肉棍。我知道那种感觉是很舒服的,我和妻子一对一的时候经常这么玩,尤其是里面充满妻子的淫水润滑好的时候,妻子大腿的夹力很大,但是那个三角地带又不会被夹的很紧,所以既有刺激感,又不至于要忍耐着不射,是很享受的服务。妻子这个技术很高超,由于肉棒可以摩擦到阴蒂,所以妻子经常会用这个姿势到高潮。

妻子皱着眉越来越快的运动着,嘴里还发出一些呻吟,我可以看到王哥红红的龟头在妻子雪白的大腿根部快速的忽隐忽现,甚至还发出一些扑哧扑哧的水声,可见妻子出了多少淫水,王哥也哦,哦的呻吟,还说着“你老婆真会伺候男人”

“夹的我真舒服。”

“快看你老婆大贱屁股是怎么动的。”

“一看动作熟练就知道你老婆被多少男人配过”之类的话。

 11,768 total views,  26 views today

Author: admin

Category:

小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