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也被王哥的话刺激的够呛,挺着肉棍想让妻子给我做口舌服务,但是妻子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感觉之中,“啊”“啊”的呻吟,没有理我,我一下一下的顶着妻子的脸,妻子在发出连续的呻吟之后,慢慢的停下了她的动作,喘着气,被王哥抱在了怀里,妻子显然是想来一次高潮但是没有到,快速的运动让她手臂和大腿都有些累了,就停了下来。

王哥抱着妻子,手又钻到了衣服里面去揉我妻子丰满的奶子,对我说你老婆真不错,这样的老婆就要天天和她交配,你不行了就找别人配她,不能让她闲着,太骚了。

妻子扭动着身子应和着王哥的揉捏,叉开腿用手弄着王哥红铜色的肉棒说自己要去洗一下再玩,我没有理会,拉起她开始让她给我用嘴服务,妻子顺从的把我肉棒含进嘴里,不停的进出,王哥也把妻子的T恤和内衣统统反倒了乳房上面,让妻子一对丰乳没有遮挡的在自己手里玩弄。

妻子虽然衣服和裤子都在身上,但是重要的部位却一个也没有挡住,反而更突出了白皙的皮肤,看着妻子双胸被抓,享受着妻子的舌头,突然就有了射精的感觉,赶快抽出肉棒,妻子嘴里立刻就是“嗯”“嗯”的呻吟声,王哥马上扶起飘飘,飘飘也心领神会的蜷坐在王哥两腿的内侧的地摊上,靠着王哥的大腿,先是用手撸了几下王哥的肉棒,然后假装添了几下,舌头却一直没有碰到肉棒。王哥说,弟妹,快给我吃吧,要我的命啊。妻子淫笑了几下,一口含了进去。王哥舒服的长出一口气。

妻子对王哥的感觉相当好,后来和妻子也聊过,她说和王哥接触没有什么抗拒感,感觉很随便,想说什么都敢说,不会担心说出来他不高兴。看来妻子就是和王哥这类的人比较来电吧。之前和黑夜接触,妻子也没这么随便,因为黑夜本身也很有礼貌,不做爱的时候就不是特别的放肆。而和矛盾,妻子也是很放得开,但是也是接触很多次以后,比较随便。和王哥感觉就是一见面就可以肆无忌惮的。

加上王哥说话很流氓,也喜欢胡说,三句话离不开性话题,也让妻子感觉可以和他逗贫。

王哥摸着妻子的秀发,说让妻子好好的含他的肉棒,含舒服了,待会一定好好给她配种。妻子没回话,只是努力的用自己的本事伺候着王哥的肉棒。我肉棒的感觉淡了,就在妻子后面去摸她的屁股,抠着阴道。

妻子马上就动情了,很有感觉的扭着身体,脑袋也转来转去的,但是嘴始终没离开王哥的肉棒,吃的“噗嗤”作响。胸部以上基本是贴在了王哥的胯部,双手抱着王哥的腰。

王哥一脸舒服的表情,还不停的抚摸妻子的头发,叫妻子好好吃,只有把肉棒吃到最大,才能最顺畅的把精液射进子宫里。

妻子淫水流了我满手都是,我的两个手指在妻子阴道里已经运动的顺畅无比。

我开始脱衣服,然后也开始帮妻子脱,王哥也脱,大家估计都觉得现在衣服没什么用了,很快三个人就脱的精光,妻子也不再提要先去洗澡的事情,娇媚的等着我们的下个动作。王哥叫我帮着他把我妻子倒着趴放在他身上,他还是仰躺在沙发上,妻子的两个大腿架在王哥的肩膀上,王哥环抱着妻子的屁股,近距离的欣赏舔弄妻子的生殖器,妻子由于是屁股在上脑袋在下,正好嘴是王哥的肉棒位置,很自然的继续给王哥吃着肉棒,长长的秀发从王哥胯间垂到地上,我赶忙把妻子头发捋顺搭在王哥大腿上,这样很清楚的看到妻子倒着把别人的肉棒放进嘴里吞吐,手还玩弄着对方的阴囊。两个人都非常卖力,口水声充满我的耳朵。

我摸着妻子的脸问妻子好吃吗,妻子看了我一眼,说你看不出来吗?然后更加夸张的吃起王哥的肉棒。看着一个大家伙在自己妻子嘴里,脸上戳来戳去,我兴奋的无以复加。

王哥把着妻子的大屁股,又添又吃,还把手指放进阴道里抠弄,还说我妻子阴道直,这样精子可以一下就流到子宫里,是天生的受孕用的好逼。妻子说王哥太讨厌了,还打了几下王哥的大腿。我摸着妻子的肩膀,后背,一直摸到丰满白嫩的屁股,王哥这个姿势真的不错,我妻子的逼就在他眼前,两片阴唇分开着,阴道口也微微张开,屁股和大腿上满是淫水,王哥脸上也是,王哥的眼睛都可以看到阴道里去。屁眼的菊花也一览无余,随着妻子的喘气还一动一动的。王哥双手使劲把我妻子的屁股分开,让屁眼明显的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对我说老弟,怎么光看着啊,玩你老婆啊,待会我配她的时候你在看啊。我还没说话,妻子说他就是喜欢看,小变态。王哥笑,我在一边开始玩弄妻子的屁眼,有淫水做润滑,很方便就把手指插了进去,妻子马上就不贫了,开始呻吟,屁股也开始使劲,想并拢,却被王哥双手大力的分开着。

王哥和我一个扣逼,一个抠屁眼,妻子白白的屁股上只有一指宽距离的两个洞,分别被两个男人插入手指,还不停的进进出出,刺激的妻子都不再给王哥吃肉棍,只是含着哼哼唧唧的呻吟。王哥打了妻子屁股几下,抱起妻子扔到了床上,妻子叫了一声,然后侧卧在床上拧成好几个S型,还问王哥要干嘛,我心里都觉得她骚到家了。王哥叫我先配我妻子,说待会他配的时候就没我什么事情了,我也没让,爬上床分开老婆的腿就插了进去,里面滑滑的一点都不费劲,我开始抽插,妻子夸张的呻吟着,王哥过来让我挺直上身,好像要用什么姿势,我干脆就坐在床上,双腿打开伸在妻子两侧,扶着妻子的两个膝盖。这样却不太好抽插,只是缓慢的进出着,王哥说我这个姿势不错,然后上床跪坐在妻子胸口,就是膝盖顶在妻子两个腋窝的地方,两半发棕色的屁股坐在妻子雪白丰满的乳房上。

我和王哥一顺边,王哥后背对着我,能看见妻子那对完美的丰乳被王哥坐在屁股下面,挤的不成样子,肤色的差别更让我亢奋,妻子也不再高声呻吟,一听就是王哥把肉棍塞进了她嘴里。王哥还把枕头拉过来垫在妻子头下,让妻子脑袋可以抬起来,然后他的屁股开始挺进,把我妻子的嘴当成阴道那样使用,我也扶着妻子的腿开始抽插,尽量和王哥的频率一致,这个是王哥要求的,这样,妻子在我们两个男人的撞击下,身体有规则的晃动,一双玉手还主动抱住了王哥的粗腰。这样,我眼前的画面就无比的刺激,妻子修长白嫩的手臂和手指缠住王哥粗犷的腰身,王哥挺动的屁股带得妻子一对压扁的玉乳跟着运动,虽然看不见妻子的脸面,但一定是双唇紧紧包里着肉棍“被进出”,没准还妩媚的看着王哥呢。

王哥啊,啊的呻吟了几声,对妻子说,你的奶子不错,坐上去很有弹性,真舒服,还问妻子被坐过没有,妻子没有回答,王哥问我,我正盯着王哥屁股和妻子乳房接触的地方看着,回答还没有过。王哥问刺激不刺激,我点点头,说这个姿势真不错。之后,我和妻子和别的男人群交,也开始采用这个姿势,老公在后面看,会非常刺激。

王哥说刺激的还在后面,然后抬起屁股,成为跪在妻子两侧,双手扶着床头,调整了一下,肉棍又开始在我妻子嘴里进出。这下,王哥由于是跪在床上,我从王哥胯下,可以看见妻子的下颚,调整一下角度,妻子的脸就都出现了,嘴里插着一条大个的肉棍,两颊鼓鼓的,随着进出还发出“噗噗”的声音,妻子正看着王哥,然后也看到了我,这种从单男胯下见到吃着肉棍的自己的妻子的脸,还四目相交,感觉真的很奇特,刺激,太刺激了,也不知道飘飘是什么眼神,淫荡,害臊还是什么(后来和飘飘聊,她说感觉我应该很喜欢这个样子,很刺激,所以用挑逗的眼神盯着我看,为了让我更爽一些,呵呵),妻子看着我,吃着王哥的肉棒,两个白白的乳房由于刚才被王哥坐,上面分别有了2快红印,也跟着我们的动作晃动。

王哥一下一下的插着,还把我妻子的双手放在他屁股上,要求我妻子抱着他的屁股,还要用手指尖触摸肛门,妻子乖乖的照办,芊芊玉指扫弄着王哥的肛门,眼睛在我和王哥之间转换,王哥带毛的阴囊还时不时的拍打在我妻子的脸上。王哥越动越快,同时还发出啊,啊的呻吟声,可见我妻子的嘴给他带来的刺激有多大,而且,还可以看到妻子嘴边流出来的口水,我想应该是王哥动的太快还有他的家伙也大的原因,妻子分泌的唾液来不及咽下,也被肉棒带了出来,亮晶晶的挂在嘴角。王哥的“啊”,我妻子的“喔”,还有肉棒进出的“噗嗞”声,都让我感到异常的刺激,抱着妻子两条分到最大的腿,把自己的肉棒使劲的插入,其实我坐在床上插入躺着的飘飘,真的不很方便,我就爬起来趴在了妻子身上接着插入,弓着身子,尽量让自己的头离王哥的屁股远一些,尽管这样,王哥的屁股还是在我头上不远处,这下近距离看到了妻子口含肉棍,媚眼半睁的样子,王哥的阴囊还拍打着妻子的脸颊或者下颚,妻子两腿很职业的缠在我的腰上,加上双手盘在王哥屁股上,这样上赶着配合着两个男人玩自己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妻子,不说骚还能说什么?

我问妻子我和王哥这么配合着玩她喜不喜欢,王哥还特地停下来等着妻子回答,妻子啊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急速的说着“不要停”双脚用力勾我,让我继续抽插她的下体,我开始继续抽插,王哥却还用肉棒拍打着妻子的脸,说你老公问你喜不喜欢我们这么和你交配呢,快点说啊,妻子被我操的连连呻吟,抬头看着王哥,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说着“喜欢,好喜欢”。王哥满意的把自己大大的肉棍再次送进我妻子的嘴里,妻子迫不及待的“恩”“恩”的吃了起来,王哥笑着说我妻子真骚。

我被妻子牢牢的盘住抽插,没几下就要射精,马上拔了出来,本来想休息一下接着插,却再拔出来几秒钟以后一股股的射在了床上,显然刺激有点大,我还拔出来停止的有些晚了。

王哥回头笑着对我说,兄弟,射了?那你好好看着我和你老婆玩吧。我下床来到他们的侧面,我很想好好看看我妻子用这个姿势给王哥做嘴上服务。

王哥叫我妻子仍然最大限度的分着双腿,不要因为我不在了就合上,然后依然挺动屁股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插入妻子嘴里,我妻子双手还是听话的抱着王哥的屁股,用手指抚弄着屁眼,双眼望着王哥,品尝着嘴里的肉棍。

王哥突然回手“啪”的一下打在了妻子分开两腿的阴部,妻子含糊不清的“啊”了一声,王哥说:你老公不插你就不好好吃我了?好好舔,舌头要动的快点。我才明白,王哥是成心这样,刺激我和我妻子。这样,王哥就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妻子的生殖器,不停的叫妻子注意舌头,或者嘴型,或者让她用力吸嘴里的肉棒,由于那里都是淫水,拍打出来的声音很淫荡,王哥还在拍上去之后大把的揉妻子的阴部,或者是把一两个手指抠进阴道里搅弄几下。妻子“嘤嘤”的发着呻吟,看得出来她也很享受这个玩法,不仅努力吃着王哥的肉棍,而且双腿仍然在王哥没有强迫分开的情况下很自觉的分到最大,任王哥拍打玩弄自己的私处。甚至在王哥手指插入自己阴道的时候还挺动屁股去配合,事后我和王哥聊天谈到这点的时候,王哥多次说到我妻子是个难得的骚货,还让我开发的这么好就更难得,我有这么个主动发骚的妻子是我八辈子的福气了。我也这么认为。

没多久,王哥换了姿势,改成劈叉站在床上,找好高度,让妻子侧坐在自己胯间,一手抱着大腿,一手撸着肉棍,手口并用的给王哥服务。妻子给王哥口舌的时候,身体还不停的扭动,风骚无比,嘴里还糊不清的哼哼着,我来到妻子身边坐下,伸手抓住了一只乳房揉捏,这对丰满的奶子本来应该是我一个人的宝贝,现在却是众多男人的玩物,这个想法让我非常刺激,由于妻子是坐在王哥胯间,另一只乳房在王哥大腿后侧,我不是很方便摸到,也就放弃了,把玩着手里的一只,另一手扶着妻子纤细的腰部。

王哥不断夸妻子添的好,吸的好,嘴唇含的紧之类的,还说以后就叫妻子“王氏母种马”,专门给他交配用,他想什么时候配我妻子都要让他配,问妻子好不好,妻子含糊的答应着,其实不知道是呻吟还是答应,王哥笑,对我说你这个骚老婆可答应我了,你以后要经常给我们提供便利啊,我点点头,说行啊,然后问妻子以后王哥叫要随叫随到,行不行,妻子才吐出嘴里的肉棍,哼唧着说我们俩欺负她,说我们变态。王哥马上扶着妻子的脸颊又把自己肉棒放了进去,叫妻子别停,说快射了,想不想吃他的精液?妻子明显的恩了一声,然后被王哥扶着头快速的运动,没几秒钟,王哥就拔出了自己的肉棒,让妻子张嘴,然后自己快速的撸着,还对我说老弟让你老婆张开嘴伸出舌头啊,这样才看着刺激。我立刻让妻子按王哥说的去做,妻子扭扭捏捏的刚要张嘴,王哥的精液就喷了出来,全部射到了妻子的下巴上,很浓很多,顺着下巴滴到了乳沟里,妻子仍然还抬着头,张着嘴“恩,恩”的等待王哥的精液,王哥却也在射不出什么了,把肉棒放在妻子嘴边,妻子拍打了一下,说去,脏不脏啊,洗洗去~

王哥笑着去洗,妻子也清理着身上的精液,等王哥出来,坐在沙发上吸烟,聊了会天。王哥说刚才用的姿势,都是毛片里看来的,因为他也喜欢淫妻,所以知道老公看那个场景会觉得刺激,用在实际做爱中很管用,我说是,很刺激,视觉的刺激非常强,王哥恩了一声,说就是摆姿势的男人费劲,做爱的不一定舒服,就是看的人刺激,这个对喜欢淫妻的老公非常合适。我也练练点头,觉得确实如此。王哥还提到了最后让我妻子张嘴伸着舌头等他射精,说这样其实没有被你老婆直接吸出来舒服,但是也是为了给你看,让你觉得刺激才这样的,是从日本毛片里学的。这次之后,和王哥聊天的时候,王哥还多次提到我妻子还开发的不够,玩的时候还有点放不开,就是指最后没有很痛快的张嘴接精液,说我妻子是难得的好坯子,让我配合他把我妻子调教成最最听话淫荡的肉体。我满口答应,妻子也确实在几次之后可以张嘴等待男人射精在自己嘴里,还有一点,就是王哥教会了我妻子手淫,王哥一直说会手淫的女人才叫真正的骚。

妻子不一会也从厕所出来,被王哥一把抱在怀里,捏着奶子打闹,妻子一点没有介意我在一旁,和王哥发骚,我知道妻子没有满足,刚才那些虽然刺激的我不行,但是妻子还没有真正的过瘾。

我上厕所出来的功夫,妻子就又已经趴在王哥胯间给王哥口交了,王哥抚摸着妻子的长发,对我说刚才我妻子要和他交配,结果肉棒还不硬,就主动给他口交了,妻子不承认,说是王哥强迫的,我也无意去证实,妻子趴的很标准,屁股高高的撅着,头部一抖一抖的动,屁眼和阴道都看的很清楚,尽管洗了,阴道口还是挂着刚刚溢出来的淫水。我一巴掌拍上去,假装惩罚似的打着妻子的屁股,说她就知道吃别人肉棒,还是我妻子呢。妻子恩恩的不得空回答我。

王哥的肉棒一会就又硬挺挺的了,然后叫我在一边看着,他要开始配我妻子了。戴上了套,王哥和妻子用的是妻子最喜欢的姿势,女上男下,不过王哥没有躺下,而是靠在了床头上,和妻子面对面,妻子迫不及待的开始前后挺动屁股,弄得王哥也一起呻吟着。

王哥扶着妻子的小腰,和我说你老婆动的真好,一看就是经常被这么玩,很熟练。我说那是,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每个单男都用过。王哥笑,说一定都是飘飘主动要求这么玩的,和人家说“你这么操我吧,我喜欢”。说完我和王哥都笑了几声。飘飘也半笑不笑的看着王哥,双手扶着王哥的肩头,咬着嘴唇“嗯嗯”的发着声音。

妻子双胸随着自己的动作飞舞,王哥终于不在扶着腰而是一手一个抓住了妻子的乳房,可以看出王哥抓的很使劲,妻子丰满的奶子被捏成很乱的形状,我也实在忍不住不动手,摸着妻子的屁股,顺着屁股沟把食指按在了妻子屁眼上,不停的挤压。

妻子越来越动情,没多久就发出悠长的呻吟声,高潮了,王哥不断的说妻子真不错,真骚。看来之前的铺垫很完美,妻子身体早就被挑逗到爆发的边缘,竟然这么快就高潮。我也很佩服王哥的忍耐力,因为这个姿势我很难坚持特别长的时间不射,都要动一会停一会的,而王哥让妻子在他身上连续不断的套弄肉棒直到妻子高潮。

妻子高潮,停止了前后摆臀的动作,王哥一把搂过妻子,强行和妻子接吻,妻子也乐于如此,和王哥舌头交织在一起,王哥坐着,屁股还一挺一挺的插入妻子。妻子最喜欢高潮时候还能不断的被插入,大概是王哥让她很爽,接吻一会还抱住了王哥的头。

王哥换了姿势,平躺在了床上,妻子趴在他身上喘气,王哥问妻子和自己交配满意吗?妻子点着头,王哥非让妻子说出来,妻子笑着说他讨厌,然后说“你弄的我很舒服”。王哥大笑,然后又开始抽插,还双手扒在妻子屁股上,使劲分开两半屁股,然后对我说,老弟,你也来啊,你配你老婆后面,她不是两个洞都能配吗?来吧。

我看着飘飘被王哥玩的很嗨,正暗爽,王哥说完我楞了一下,王哥接着说,来啊老弟,别客气,咱俩一起配你老婆。不得不说王哥玩起来真的很懂得老公的心态,他这句反客为主的话让我兴奋又加了几分,王哥说的对,其实最好的单男,一定也是要结了婚,有淫妻欲望的男人,因为这样最能了解对方老公需要什么。

我爬上床,带上套,看了一会王哥的大家伙进出我妻子的阴道,一下一下的,还经常带出一些白色的分泌物,妻子鼓胀的阴唇和阴道口紧密的包里着那个硬挺的肉棒,妻子的肉体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似乎现在谁来,任何东西都可以插入她身体里一样。

我肉棒顶住了妻子的肛门,成心问了问妻子准备好了没有,妻子恩了一声,王哥说妻子这样的女人什么时候都是准备好被干的,妻子还没有来得及说王哥讨厌,就被我的插入弄的大声呻吟了。

有刚才高潮做铺垫,再加上屁眼周边早就已经沾满两人的淫水,我很轻松的就插入了,趴在妻子的身上,尽量撑着点床,不让全部重量都压在王哥那里。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我可以感觉到王哥隔着一层薄膜的肉棍在缓慢的进出妻子的阴道,妻子也不自觉的夹紧被异物侵入的两个肉洞。

其实这个姿势运动起来很不容易,但是王哥很耐心的和我说着怎么找到节奏,问我想不想看看飘飘被操的欲生欲死的样子,我说很想,王哥说那一定要一个进一个出,说我们俩不能同时进或者同事出,要错开来。几下之后,终于找到了那种节奏,我缓慢的插入的同时,王哥缓慢的拔出,我都能感觉到我们俩龟头边缘的楞隔着妻子的肉膜在摩擦,虽然我手脚都要费力撑着身体,不是很舒服,但是最敏感的器官传来的那种刺激完全盖过了这一点瑕疵。

王哥也不断告诉我要控制速度,慢点插我妻子的屁眼,别着急呢,尤其是我,不然该射精了,让我好好体会和别人的肉棒一起共享妻子的刺激,说现在这样才是真正的和别人分享自己老婆。

我俩没有猛列的插入,妻子就也没有疯狂的呻吟,缓慢悠长的发出一声声淫叫,但整个身体紧绷绷的。王哥问妻子屁眼里是不是很舒服,还问阴道里涨不涨,妻子都毫不犹豫的给出肯定的回答,可见妻子也相当享受,不一会就开始自己动,似乎想让我们俩的动作快起来。王哥大笑,问我妻子是不是要猛烈的被交配?妻子不答,王哥就让我也停下动作,看着妻子扭着身体想要的样子,然后再缓慢抽插,再问,几次之后,妻子大声的说“对,要你们俩插我,使劲……”,我听了很刺激,开始加力,王哥还挑逗妻子必须说出“求你交配我”的话,妻子也如他所愿的说了出来,于是我感觉一膜之隔的那根大肉棍也开始越动越快,妻子高高仰着头大声的呻吟,我们俩猛烈的进出着飘飘身体的两个肉洞,三个链接在一起的人都兴奋的浑身是汗。不一会,我就射精了,动作也缓慢了,王哥也随着我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妻子大口喘气的趴在王哥身上。我拔出肉棒,做到一边休息,还真累。

王哥和妻子抱着亲了一会,王哥这次还没有射精,所以又将妻子翻了过来,让她跪趴在床上,从后面插了进去,然后扶着妻子的屁股,一下一下的插入。

妻子对于这个姿势也是非常的熟悉,趴得非常诱人,手肘和膝盖支撑着整个身体,屁股撅的高高的,正好合适跪在床上的王哥的鸡巴的高度。配合着王哥,一下一下的进出。

王哥拍打着妻子的屁股,不停的叫她骚货,贱货,还对我说“你妻子真贱,你看这大屁股撅的,恨不得把逼和屁眼让所有人都看到”。妻子大概也是被王哥语言刺激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王哥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妻子两个屁股蛋已经被打的微微泛红,两只乳房随之晃动。王哥又将妻子上半身拉了起来,形成跪在床上的动作,然后抓住妻子两个胳膊,死命的狂操。妻子淫声大作,我看见妻子的屁股被王哥小腹撞的白肉乱颤,乳房更是上下翻飞,马上过去抓住一只揉捏起来,还和妻子接吻。王哥动作太猛,我和妻子的牙不时的碰在一起,接吻并不是很爽,但是手里的乳房经过刚才的玩弄,更加鼓胀富有弹性,乳头也硬硬的,抓起来很是舒服。

王哥将妻子改了姿势,让妻子躺在床上,我只好再次靠边站,看着王哥玩弄我妻子。王哥和妻子开始用最正常普通的方式性交,抱着妻子一下一下猛力的操着,妻子啊,啊的呻吟,王哥好像一只棕熊一样,黝黑的皮肤衬托着妻子的白嫩,大个的肉棒一下一下直捣黄龙,妻子修长的双腿自觉的缠在王哥的腰上,这样操了好一会,真佩服王哥的体力,差不多1秒一下的频率,足操了两三分钟吧,王哥射精了,高高的抬起自己的屁股,还用手托起我妻子的屁股,肉棒深深的插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只有蛋蛋留在外面,事后王哥告诉我,要是没带套的话,这样的姿势能让他的精液一点不浪费的流进我妻子的体内,流进子宫里,这样配上种的机会就会很大,即使没配上他的种,精液也被我妻子身体吸收,这样这辈子我妻子的身体里,就有他的元素存在,听的我非常的刺激。

王哥摘了套套,坐在床头休息,手还不停的摸着我妻子的身体,对我说我妻子真是个尤物,我很有福气,操起来非常非常的爽,说我妻子带给男人的感受很完美。然后死磨硬泡的叫我妻子给他在口一次,让我比较意外的是飘飘真的给王哥又口了一会,虽然没有最后再次射精,但是妻子的表现也让我觉得她仍然有可以挖掘的潜力,没准真的能成为一个性奴,因为之前妻子从来不吃带过了套套的肉棒,因为她不喜欢塑料味道,但是这次虽然一开始推脱了一下,但是王哥一坚持,她竟然也同意了,无非是王哥的这次表现,让她非常的爽而已,王哥说的一些话还是很有道理里,比如说飘飘这样天生的骚货型女人,操爽了什么要求她都会同意的。

之后我们又聊了好一会,直到吃晚饭的时间,王哥非要请客,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起吃了一顿老北京炸酱面,席间王哥还叫飘飘坐在他的腿上,在那种大庭广众的条件下,还摸了我妻子半天。

这次之后,大概王哥又来过那么三四次,每次玩的都很尽兴,王哥给我们带来的不同之处就是:我们开始使用工具来增加性爱的刺激。假阳具,还是什么欧美哪个明星的真人倒模的,是王哥带来送给我们的。还有一副绳索,麻绳的,但是应该不是普通的麻绳,因为摸上去没有那么糙,很光滑,也软的多。和王哥的经历就不再写使用工具玩的内容了,因为之后会写到和另一对单男使用工具玩弄飘飘,那才是我们使用工具的高潮。但工具确实是王哥引入我们的性爱生活的。

要说的是,第一次捆绑我妻子,刚刚把双手在背后捆上,我那骚的不行的飘飘两腿之间的湿润了,因为是脱光了捆的,我们都能看到飘飘那里渗出的晶莹的淫水。那次飘飘也是被我们俩个干的昏天黑地的爽,主要是她高潮来了很多,就应该是手被捆上带来的刺激吧,其实后来绳子都松了,飘飘也没有挣脱,而是很配合的还将双手背在后面。王哥和我说这就是奴性,很重的奴性。

之后和王哥聊天,内容更多的涉及到调教,SM之类的话题上,王哥对这个很感兴趣,并说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S。还说了之前他调教过的几个女人,都到了很深的程度,但是没有我妻子强,他觉得我妻子照实是个M的好料子,而且,调教和单纯的交配又不一样,是精神层面的凌辱,说我会更喜欢。袖手旁观,或者把我绑上之后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他下种,才是最刺激的,看着飘飘主动的下贱的求着他下种。

最后说想叫我提供妻子给他调教,我说行啊,现在咱们不就一起玩着她吗?

王哥吱吱呜呜半天,我才明白他想单独玩一次飘飘,保证了半天会仔细的和我说他们游戏的内容,而且,还保证我的妻子被他单独调教一次,就会有一次的变化,变的更让男人销魂。

我有点不明白的是,很多单男玩过我妻子几次之后,都会想单独玩飘飘,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当着我的面玩弄我妻子和一对一的单独玩弄我妻子感觉肯定不一样,但是后者真的能和前者的刺激相提并论吗?还是后者更刺激?因为我不是单男所以体会不到,要是有单男也有这个喜好,可以和我说说。

王哥这个要求我没有拒绝,一来是飘飘有过和单男单独出去的经历,我同意的我不同意的都有过,不在乎多这一次。二来王哥之前的表现很是不错,性能力毋庸置疑,对待飘飘上面我也很放心,他一直说不戴套直接做爱好,但是和我们玩了这么几次,他还都是主动戴上套操的飘飘,说我们既然不适应这个,就先按照我们的习惯来,他喜欢的以后再说。这点也很让我受用。而且接连送了飘飘一个假阳具,一个电动棒,还有那条绳索,我想也要几百块人民币呢吧。

我和飘飘说这个事情,飘飘只是说只要我同意就可以,还问我是不是又要自己在家里幻想着然后自己解决啊?我笑着承认。看来飘飘也同样想着和她这位王哥来次闷头大战呢。我说她怎么老有这种好事,我什么时候也来一次。飘飘立刻就问我是不是想小雅了,要是想的话,就和她说,她叫小雅来陪我。呵呵,我当然笑而不语。

这期间飘飘还有一句比较经典的话就是:我的精神是你的,我的身体是大家的。呵呵,这个是我俩性爱过后聊天的时候,我问她会不会离开我,她说不会,然后说的。

王哥和飘飘的这次单P,是在08年的7月初,之前因为各自的原因,约了几次都没有成行。

飘飘同样打扮的花枝招展,低胸的连衣裙,没有穿内衣,只是穿了一个肉色的胸垫,就是直接粘在乳房上的,能把两个乳房收紧凑的东西,不知道应该叫什么,只好这么形容一下,连衣裙的两个肩带也分得很开,一个大V字把飘飘白白的脖子,锁骨,乳沟和半个乳房都若有若无的展现出来,而且胸部以下就很紧身了,腰和屁股还有大腿都紧紧的里着,那线条看着就叫男人发呆,当时30岁的飘飘,真的是个熟透了的少妇了。而且她的这些经历,更让她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都说女人带相,做妓女的一眼就能开出来,做小姐的什么的,感觉上就和普通女人不一样,真的是这样,我接触过几个做全陪的小姐,真的是看着就和良家不同,眼神都不同。我妻子虽然不是妓女,不是混迹娱乐场所的女人,但是那得那些经历和那些经历过的男人,也应该让她气质上不同于老老实实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至少我觉得是这样。

那天我记得我还真没什么事情,特别想一起去,但是既然事先答应了别人,也就忍着了,从妻子起床打扮,我就一直不停地骚扰她,摸奶子,摸屁股,飘飘驱赶了好几次,呵呵。最后,不得已在出门前给我口舌服务了一次,然后又去补了点唇彩,出了门。

 11,774 total views,  32 views today

Author: admin

Category:

小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