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09年,我路过“白云观”,那是北京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道观,里面的白云长老算卦很准,名气很大。那天正好刚刚我把妻子单独借给郑哥玩了,我就到里面求了一签。

卦名叫做“天风媾”,长老跟我从吕后到杨贵妃到慈禧太后,海阔天空、云山雾罩一番,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说这个女人不能娶,因为这个女人生性喜淫,一般男人满足不了,婚后劈腿是肯定的。

我当时心里暗暗高兴,给了钱,拿了那张带红格子黄纸,直奔新华书店买了几本关于易经的书准备回家好好研究研究。看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卦的卦像是“一阴配五阳,一阴在下,五阳在上”,所以说“女壮,勿用娶女”,不能娶的意思。

3月那个医生又给我介绍了O,是个英国人,五十来岁。一起吃了餐饭,他不知道我们是夫妻。我们看他五十来岁的样子,1米80左右的个子,保养得很不错。那个医生说,他们夫妻和那个英国人玩过3P,玩了三个多小时,O那个特别长,做起来也非常厉害。

一个月过去了,那个医生说,那个英国人又来中国,来之前,邀请我老婆去见面。飘飘征求我的意见,我说:“你去吧!医生说那个英国人鸡巴很大,你也试一下啊!”

“讨厌!我不相信。”

“那我们打赌。”

“赌什么?”

“如果他不厉害,我赔你五百元。”

“那好,说定了,可不许后悔哦!”看得出,老婆全身都在兴奋。

老婆是下班后直接去的酒店。到了那个英国人的房间门口时打电话告诉我,她已经在房间门口了,等于告诉我:“戏要开场了!”我说:“还不赶快进去?人家都等急了。”我在幻想着即将发生的一幕。

过了半个小时,我给老婆发消息,没回。真神速!看来已进入主题了。因为我在上班,也没空多想,忙去了。又过了两个小时,快吃晚饭的时间了,飘飘终于来电话了:“老公,你赢了。”声音有点气喘,但很小声。

“怎么赢了?”

“他的实在是长,不光是长,还很粗,和我的前臂差不多。”

“真的?”我一阵激动,鸡巴一下挺了起来。

“你猜猜他多大年龄了?”

“五十?”

“不对,再猜。”

“五十五?”

“还是不对,再猜。”

“五十八?”

“差远了。告诉你,六十八了。”

“瞎说,他哄你的。”

“我也不相信,可我看了他护照,确实是六十八岁。”

“六十八岁还这么有劲,我也不敢相信。”

“那他……那他……”

她告诉我,那个英国人力气很大,脱她的衣服也特别独特。她进入房间后,先聊了一阵子,接着英国人抱着她摸了一会和亲了她的脸和嘴,然后趁飘飘不注意,突然一手从前面穿过她裤裆后抱住屁股,一下就把她头朝下抱了起来,跟着就像剥笋一样,把她上身的衣服一件件剥去。

接着他又一后抓住我老婆的一只脚腕,就像小鸡一样把她倒提起来,从另一条腿上脱掉她的裤子和内裤,然后换另一条脚,倒提并脱下剩下的裤子和内裤,他就用这种方式把她的衣服剥得精光。然后不是把她放到床上的,而是把她扔到床上去的。

老婆说那英国人操她的屄时很猛,那个英国人的鸡巴开始还没怎么大,后来越来越大,换着各种体位操她,真厉害,足足半个小时了还没完事。

“嗯,他才去洗澡……哎,出来了,我挂了啊!爱你。”老婆匆匆挂了线,想是那老外一出来又抱着她干起来了。几分钟的通话,我像看了一部长长的精彩A片。

两小时后,老婆终于回家了。晚上我们温存时,飘飘给我看了一样宝贝——在她的手机里,是她拍的那个英国人的鸡巴,白白的,很干净,虽然不是挺起的(应该是刚刚从老婆身体里抽出来),但累累垂垂,感觉快要到他膝部了。我赶紧用我的试了一下老婆,被老外用过的地方多了一份松软,我稍微有点后悔……

后来和那个医生在网上聊过几次,他说那个英国人猛夸赞我老婆的身体,还说没想到飘飘会吃他的精液,还没有女人给他吃过呢!我说:“这说明那英国人把我老婆操爽了,她舒服了,什么都会同意做的。”那个医生也想让我老婆吃他的精液,我说:“没有问题。”

2009年底,我和那个医生一起干了我老婆一次,那个医生长得白白净净的,老婆很喜欢,一点也不介意吃他的精液。那一次激情过后,我们开车送那个医生,看得出坐在副驾驶上的老婆还有些恋恋不舍,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既然离医生家还有段路,我就说:“我一边开车,你们再干一次吧!”

飘飘显然有些心动,但又担心被别人看见,我说:“没事,贴的膜很深色。即使看到了,不是更刺激?”医生也蠢蠢欲动的挑逗老婆。飘飘终于答应了,于是我把车停在路边,老婆下来和他一起坐到后排。

我还没将车发动,医生已经急不可待地抱住老婆吻起来,我笑他色急,顺便把车缓缓发动。为了顾虑,我还是挑人少一点的路开,看着后视镜里飘飘已经被他脱光压在下面,接着便插入并开始抽送起来。飘飘的腿盘在他腰上,车厢里满是老婆快活的呻吟声。

这么别致的做爱方式让人很激动,我调侃他们说:“你们也动作小些啊!车都快散架了。”老婆明显被干爽了,也不管外面的人会不会看到,换了个上位的姿势,飘飘雪白的屁股被他的大手抓着使劲地摇动起来,医生的鸡巴在我老婆屄里插入得很深,我只能看到他的阴囊。

我问老婆:“爽吗?”她不回答,那个医生问我妻子:“是不是老公开车一边被干更刺激?”飘飘撅着屁股“嗷嗷”叫着回答:“是!你快折腾死我了!”

我故意找些很颠簸的路开,事后飘飘说每一次的震荡都很美妙,仿佛他的龟头一直在用力撞击着子宫口。那个医生在这样的刺激下竟然没射,最后飘飘有点手受不了了,给他用手和嘴弄出来的,并把射出的精液都吞吃了。等他们穿好衣服,正好到了地方。

经过这一次另类的车震,老婆说比以往的感觉都爽,她感觉被车外的人看见但是却飞快通过的感觉很刺激,大概女人也有暴露性爱的喜好吧?那都是一年前的事了。

 11,780 total views,  38 views today

Author: admin

Category:

小说

Comments are closed.